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亲自作序  

2013-02-13 23:44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亲自作序

大象

拙作《贤言碎语》去冬付梓出版前夕,我的责任编辑段钢先生来电询问,您的序言和后记有吗?我立即回复,序言已有所准备,但后记不打算要了。

其实,序言早就想好了,其实,也能找到自己仰慕的领导或苟爱老夫的名流,写个三言两语凑个七行八句,但我就是一意孤行,不按规矩来事。后记更是一片空白,因为实在不好说被删了多少篇,实在不好说那些都是干货,比如钓鱼岛问题不容回避,日本仍属中国的宿敌;比如要善待友邻朝鲜,唇亡齿寒的祖训不可遗忘;比如本拉登未必就是恐怖主义,大人欺负小孩时弱者只好出损招;比如预测卡扎菲的走势,最终一定是萨达姆的翻版,等等。可惜,这类所谓先见之明,只好淘汰出局胎死腹中。

不过,咱已经很知足了,人家最大限度地保留了我的“一把辛酸泪,满纸荒唐言”,尤其是《亲自作序》,连标点都原封未动,尔今才可照录于下:

本人若有所思出来的《若有所思》,出版于20097月。后有朋抚书调笑:还准备若有所思下去么?我含糊其辞应诺:也许大概可能差不多吧。

其实,当时自己的确缺失信心。套用一位伟人的语式:一个人一生写一篇文章甚至出一本书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笔耕不辍、坚持不懈地写下去。写东西首先需要时间,这方面可以挤,更重要的是心境和毅力。心浮气躁屁股坐不下来,即使身子坐下来了,心也未必沉得下来。

咱不是专业作家,没有那档水准和天赋;不靠卖文养家糊口,也没有那般本事和能耐。好在目前还拥有一份安定的工作和固定的薪水,相当地知足常乐了。而写东西纯属没事找事自我加压自寻烦恼。

玩博客三周年那会儿,我写了篇《老夫三岁了》,其中一段:

夫人怨声载“屋”,你饭碗一丢就去书房,趴在电脑前冒充作家,恐怕是个不想洗碗刷锅的“坐家”吧?!儿子紧跟着起哄:您几十岁的人了,闲来散散步打打牌多好,穷敲那些无用的方块字干嘛?犯了颈椎病我可没功夫伺候你!咱却瞪着眼睛冒出一句:我思故我在!知道是谁说的吗?听不懂了吧你们?不过,糟糠之妻并未让咱“下堂”,我的那本《若有所思》出笼后,她每次都对前来小聚的工友炫耀:这是我们家大项的作品,40万字哩,哪天我命他签个名送给你看看。呵呵。

于是,三年过去了,又在电脑上码了200余篇豆腐干。“孩子”既然生下来了,无论丑俊都得起个名字吧,何况母不嫌子丑呢。一次酒桌上,年龄比我小的“勇哥”说了,就叫“七扯八拉”得了。咱也表示认可,本来就是非主流少分量的平淡货。但回头一想是不是俗了点。最终还是“勇哥”夫人有水平,她不愧是省城一所著名中学的老师,玉指轻挥赐名《贤言碎语》。“贤言”似乎有所指,因为本人名字里含了一个“贤”,但可不是“贤达”“贤哲”之意,至于“碎语”就无需解释了。

名字取了,请谁作序呢?找位领导?人家不一定买账,弄不好还有拉大旗作虎皮之嫌;托个名流?更不合适,据说有为此事而遭碰壁的先例。1930年初,戏剧家阳翰笙请茅盾为自己的长篇小说《地泉》作序。茅盾直言不讳地说:“你的书是用革命公式写成的,要我作序,我只有毫不留情地批评它。”阳翰笙笑了笑说:“批评也是好事。”仍然固执地要求茅盾写序。茅盾推辞不掉,就在序中不讲情面地批评说,这部小说从总体上来看,是一部很不成功的,甚至是失败的作品,因为它描写人物运用的是脸谱主义手法,结构故事借助于“方程式”,语言上也是用标语口号的言词来表达感情的。茅盾把文章交给阳翰笙后,觉得自己的批评如此尖刻,阳翰笙一定不会用。没过多久,《地泉》一书出版了,茅盾打开一看,他那篇批评序言竟然一字不改地印在里面。茅盾捧书良久,不禁叹道:“雅量,真是雅量!”钦佩之情,油然而生。

我么既不认识名人也没有那个雅量,还是亲自作序为好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12月于合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5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