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祖屋  

2012-04-05 18:12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祖 屋

大象

老家的祖屋现在还剩下三间,中堂位置的墙上悬挂着父亲的遗像,但早就没有人住了,只是每年清明节回去扫墓时打开门看上一眼,给孤独的父亲烧柱香。

二十岁以前,祖屋就是我唯一的安乐窝。鼎盛时期的祖屋共有十来间,前后分为三排,围墙中间还有两个小院子相隔。按照城里人的计算,面积至少也在二百平米朝上,或许还是中产阶层们向往的那种多拼格局的别墅呢。

不过,老家的祖屋没有一片砖瓦,更不见水榭楼台。就地取材的土坯砌成的墙壁,就地取材的杂树做出的梁柱,就地取材的秸秆铺成的房顶,典型的南方丘陵地带土屋。可能有人说这样的房子冬暖夏凉,但我却根本没有此种感觉,相反一定是个误区,实在是热天更热,冷天更冷。我老家第一例盖上两间砖瓦结构的是大队书记,羡慕得乡亲们啧啧称奇。日后有人谈对象提亲,女方的首要条件是要男方必须拥有三间砖瓦房。像我这样的人,如果在老家是断然娶不到媳妇的,极有可能至今还在打光棍。

童年那会儿,记得我同父亲母亲住在祖屋的中厢,一张老式大架子床,天棚踏板,上面雕满了八仙过海、观音送子、水波祥云、荷花莲藕等,流金溢彩,栩栩如生,可惜“文革”时期破“四旧”,被红卫兵用木工凿子给铲平了。为此,奶奶气得几天没吃饭。七十年代初,有外地人来家乡收购古董,出价三百元欲买那张木床,相当于一个壮劳力干半年农活的工分收入,母亲心动了,大概想让我拿去缴学费,但当家作主的奶奶坚决不答应。为了妥协,奶奶同意将家里收藏的两枚民国银元“袁大头”卖了。

小我八岁的大妹出世后,我就到祖屋的前厢与奶奶同住一起了,不知道是不是换床的缘故,夜里经常做噩梦。漫长的冬夜,黑暗沉沉,寒风呼啸,我形影只单战战兢兢地走在一片乱坟堆,青面獠牙的怪物伸出毛茸茸的爪子,我想跑,但怎么也迈不开腿,直到满头大汗时被吓醒。奶奶握紧我的双手安慰着:乖乖呀,不要怕啊!祖屋里不会闹鬼的。

第二天我就发起了烧。奶奶背着我绕着祖屋前的土堆转,那是用来沤肥的鼓包,走一圈喊一声:宝宝你回来吧!跟在后面的母亲就应一声:回来啦!这在家乡俗称“叫魂”。奶奶说我魂丢了,把它给找回来就没事了。回家后再用祖屋院子里的毛桃树枝掸一掸,结果身上的烧就真的退了。此举属不属于封建迷信不好妄断,其实人的精神作用有时候挺重要。

随着二妹三妹的相继到来,我与奶奶同住的待遇也被取消了。在父亲的帮助下,我在厨房的锅灶旁搭了个土炕,几捆稻草代替着垫絮,一顶破蚊帐当作褥子,看似寒酸了点,但睡上去还是很松软的。我还从表姐家偷来了几本旧画报,拆开后糊作墙裙。就是这座“单间席梦思”,一直陪伴着我走出了祖屋,走出了那片养育我的黄土地。

祖屋的草顶容易腐烂,土墙经不住雨淋。因此,每年春季都要进行保养维修。家里请不起外人,不要说工钱,就是连吃饭也难以招待。好在父亲是位能人,补墙换草什么的全部拿得下。此时,我就会给父亲当小工,抬桶泥浆扶架梯子递个扫把,忙得不亦乐乎。父亲还打算把技术传给我,好让子承父业生生不息。

果然,多年后老迈的父亲登不了祖屋了,但我却辜负了他的希望,没能够掌握瓦匠的本领。奶奶永远离开了祖屋后,我把父亲和母亲接到了省城生活。临走的那天早晨,父亲一步三回头,深情地望着上了锁的祖屋。从此,身处钢筋水泥之中,父亲仍然心系祖屋,时不时提醒我:孩子,屋子是要住人的,要不然就会糟蹋了。每逢刮风下雨,父亲就会站在窗户前张望,总是担心远方的祖屋。

物是人非。昨天回家祭祖,看见祖屋的门前绽放一树梨花,我突然想到了那句古诗:小桃无主花自开。黯然无语中不胜伤感。父亲说得对,屋子是要住人的。沧桑风雨里空置的祖屋,近年已倒塌了两排,剩下的三间无论如何也得要保存好,那是父亲的根,也是我的根。

 

2012年清明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2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