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十年生死两茫茫  

2011-12-08 12:35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十年生死两茫茫

大象

十年前的那个冬天很冷很漫长,凄风苦雨中万物凋零,父亲就是在那个寒鸦悲鸣残阳如血的傍晚离开了这个世界。78岁的父亲把生命定格在了本世纪初的12月8日。

也可能应了父子连心的神秘吊诡,父亲走前的我那段时间,我成日坐卧不宁魂不守舍,老是感觉有什么重大事情要发端和面临,脑袋整天迷迷糊糊思维恍惚,静下来想想又理不出个头绪。

父亲罹患的是老年性哮喘和肺气肿,每年换季时节都要复发几回,眼看他犯病时缓不过气来的痛苦状,我的心就像压了块巨石一样沉重。此次,我早早把他送进了医院,住在带有取暖设施的房间,靠着药物的控制,希望他老人家能够一如既往挺过这个寒冷的冬天。

像往常一样,开始父亲不愿意住院,他嫌那是一种浪费。我不由分说把他给拉上车。过了几天,父亲吵着要回家。我说外面那么冷,你还没有见好,现在怎么能提出院的事呢?父亲小声央告我:伢子,求求你了,我的病自己有数,这次真的和以前不一样,肯定熬不过去了。我冲着他发火:你就是怕我花钱!钱能抵命吗?父亲可怜无奈地摇摇头,闭起眼睛不再理睬我。

第二天,父亲又动员他的表弟、侄子等来做我的思想工作,我决然地亮明态度:不行!没有我的同意和许可,谁也不得让老爷子出院。其实,我又何尝不懂父亲的心思,他是一方面担忧我的经济负担,另一方面也不愿意躺在病床上辞别人世。但我却必须尽全力挽留住父亲,不抛弃不放弃,因为我的生命是他给的。谁知两个星期后,父亲走完了他平实艰辛的人生旅程。

父亲永远是位普普通通的农民。但他一生为人清清白白堂堂正正,从未向贫穷和困难低过头,更没有求过什么人,包括自己的儿女。对于他在生命尽头向我提出“回家”的要求遭拒,我至今仍觉得有些惭愧和歉疚。

寡言少语的父亲向来不善于表达感情,但他内心深处对我的爱却一定是炽热的。记忆中第一次认识父亲,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,正值自然灾害安徽闹饥荒,成千上万的人转眼间变为路倒和饿殍。但对于刚刚记事的我,周围的恐怖好像与己无关。那时,妹妹弟弟们还没出世,只有我同母亲相依为命,从来不知道父亲的概念。一天晌午,家里来了位魁伟陌生的男人,母亲让我喊爸爸,我却躲在母亲的身后怯怯地望着他。只见他从兜里抓出一把东西哄我,我一下子冲上去抢了起来,看见掉在地面的炒米粒,又咕咚趴倒捡着就往嘴里送。父亲一把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,搂得我胸口生疼。

后来我才渐渐明白,原来父亲在很远的一个地方给人家工地上做饭,怪不得我当年得以逃过一劫,没有沦为饿鬼。多年后母亲还提及我小脸红扑扑小腿肉呼呼的,深怕我到处乱跑让人逮住填了肚子,这可绝不是随意夸张的危言耸听。父亲去职从外地返家的时候,我大概已经上小学了。自此以后,他再也没有抱过我了。

惜字如金的父亲很少与我沟通,从进校门直到高中,他没有一次过问或检查过我的作业,因为父亲从来就没有读过书。但是,父亲却从来没有拖欠过我的学费和伙食费,从来没有因为家境困难而耽搁过我的学业。每次知道我应交学杂费了,父亲就会默默地背起一袋绿豆半袋花生,默默地起早赶集摆摊换来几张钞票,然后再默默地塞进我的书包里。

父亲同我最长的一次谈话,要算我远走他乡参军离家前的那天晚上。父亲说:“真不想叫你去当兵,妹妹弟弟都还小啊。去了就要好好干。你今年都20出头了,该讲个人了吧?(即找对象)”我说婚姻问题我得自己做主,不用上人操心。父亲顿了顿说:那就找个根本人家吧!我不解地问:什么叫“根本人家”呀?父亲说:就是厚道本分呗,能持家过日子就行。我说我记住了。就这样前后不到十句话,父亲便锁着眉头不再吱声了,也为我的终身大事定下了基调。

父亲68岁那年,我要接他和母亲到城里来生活。父亲犹豫再三,最后还是勉勉强强答应了,但有个约定,不同我们在一起过。他是担心乡下人同城市儿媳妇相处不好,怕我夹在中间两头受气。再说我那时居住的房子也太小,祖孙三代挤在一起确实不方便。于是我给父亲和母亲在城郊附近租了所旧屋,让未成家的弟弟伺候二老。那段时间,每逢礼拜天我都会买点菜回去陪父亲喝点酒加个餐。一到周日上午,父亲就会早早地站在门前张望,下午又会拉着孙子的小手,步履蹒跚恋恋不舍地跟出我们很远……晚年寂寞的父亲有时也会去几位妹妹家走走住住,但到我和弟弟那儿却最少。直至父亲逝世,他在这个城市整好生活了十年。

父亲的后事按照他的遗愿料理得比较简单,我没有给他在什么一号、二号或豪华厅举行告别仪式,这不符合他一生低调做人的内敛风格。在送父亲回老家上山入土的那天清晨,空中飘起了鹅毛大雪,四十公里的路程,我把父亲紧紧地抱在怀里,一如小时候他紧紧地抱着我,我甚至可以感受到来自方寸盒子里父亲散发的余温。我相信父亲会在烈火中涅槃,因为父亲将永远活在我的心里!

 

2011128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1)| 评论(6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