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高哥——兄弟系列之四  

2010-10-07 18:33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高哥——兄弟系列之四

 

大象

 

人之竞争,初拼技巧,再拼学养,最后拼的还是一眼看不见的人格。这句话如果用在我的兄弟高哥身上,应当十分贴切。

“兄弟系列”第二章面世的时候,有天晚上碰见高哥,他建议咱可以放弃此类东西,因为大家关系都不错,写谁不写谁呀?其实觉得他说得非常在理,设身处地在替我着想呢。可我仍然得要坚持,因为这是我心中的一个情结。

也知道我的兄弟不止几个,但能写谁写什么何时写,我还是胸有底数的。因此,我告诉高哥:放心吧,我会把握分寸,但排名不分先后,时间不论早迟,且以不影响兄弟感情不耽误兄弟进步为准绳。《瞿子》那篇成形时,这位上海老弟正好来俺办公室,我让他认真审阅。小子读后屁颠颠地咕哝:阿拉原来这么优秀啊?侬别开涮哈,我都快喜欢上自己了!《宝宝》一稿草就后我发条信息给主角,说如果欠妥我可以一键删除。他立刻回复肯定,象哥讲的就是我耶,多谢您还能记得我的点点滴滴,您是我永远的兄长。

看来,“兄弟系列”还得续下去,计划中就包括高哥。掐指算来,我同此兄相识相知已达二十余载,堪称莫逆,属于那种可以全方位掏心窝的好兄弟。数年来,他总是人前幕后真诚呵护我鼓励我向着我,令我常存敬佩感激不已。

说起高哥,我和他拥有与生俱来的缘分。那年冬天,我随百万大裁军的步伐,分配到此地工作。由于心理上的落差和自卑,我曾一度萎靡不振情绪低落。貌似跳出三界参透世态,刚入而立的我经常一脸深沉紧蹙眉头独来独往。本不善交际的高哥主动过来安慰我:咱们都是贫苦出身,自幼当兵入伍提干才有了今天的境遇,依我看你比俺有文化有能力,不要荒废自己,往后的路还很长咧。毛主席不是说过么,道路是曲折的,前途是光明的。

至此,我对高哥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信赖和情谊。不断相处交流的过程中,我得知高哥仅比咱多吃了半年咸盐,多穿了两年军装,皖北的那座荒山脚下就是他魂牵梦绕的故乡;我则比高哥多读了三年书,多认了几个字,江淮的丘陵黄土坡上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;来自寒门,农民父母,姊妹众多,是兄弟俩共同的无以傲人的特点之一。

羡慕高哥有位知书达理冰雪聪明的贤内助。可能受了高哥的影响,嫂夫人视我为亲弟。那年头,谁家生活都不宽裕,“地主家也没余粮啊”。可只要我去高府,大姐都会骑着单车去买菜,然后系上围裙一顿忙乎,高哥则变戏法般从深藏的柜子里摸出一瓶五六元钱的好酒,兄弟俩边喝边聊边聊边喝。喝多了,我就取笑他是北方侉子,模仿他语调“种乖—种乖”(中国—中国);他就讥讪我为南方蛮子,学我说方言“老摸资—老摸资”(老母鸡—老母鸡)。然后俩人没大没小打打闹闹疯成一团。嫂子就在一旁边织毛衣边捂着嘴窃笑。

咱骨子里是个随遇而安浅尝辄止的庸人。有一回在高哥家吹牛,我说自己的伟大抱负就是想到剧院当个售票窗口主任,哪怕保管员守大门也行,这样一来看戏看电影就不需花钱了,遇上经典之作想看几遍就看几遍。谁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借着酒劲,高哥红着眼睛将我骂得狗血喷头:你小子就这么有出息呀,也不嫌丢人!对得起部队的培养吗?对得起兄弟们的希望吗?从此,咱再也不敢破罐破摔妄自菲薄了。

嫂夫人有房不远的亲戚在市内辖区担任主要领导,德高望重,炙手可热。于是,高哥和嫂子一百次支持怂恿我,让我跟他们一起去走动拜望,说白了就是去推销一下自己。我却一百次摇头拒绝,惹急了我还反问高哥:你是近水楼台,怎么不去争取片月光呢?高哥的倔劲又上来了:老哥不是那块料!只能当个股长科长,干哪算哪,而你和我不同。人家主动求我活动疏通我还不愿意呢。我看你小子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,将来你会后悔的!

盛情难却软硬兼施之下,我鼓起勇气答应由高哥安排择机前去领导家一趟。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早春的夜晚,天上掉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高哥同我两手空空地各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。那时候不兴送礼,老领导又是有口皆碑的“青菜豆腐保平安”。阴暗中的大街上,我突然有了“风萧萧兮易水寒”的悲怆。到了领导的楼前,我又犹豫反悔起来。高哥好像觉察出了我的心思,不由分说一把拉着我敲开了领导的家门。

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去地位悬殊的顶头上司家里,局促不安毕恭毕敬得像个小学生,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为好。平易近人的领导却笑容可掬地递烟倒茶,亲切关心地询问起我的学习工作情况,并让我详细地介绍了在部队任职和经历特长等等。时间不长我就急着告辞了,很怕打扰了领导的休息。回返的途中,高哥喜不自禁地告诉我,领导对我的谈吐和表现比较满意。若干年后,我有幸能同老领导并排坐在主席台上,可此刻的他已退居二线多时。但他在我的心里却终身不会离休的。

高哥和嫂夫人同我萍水相逢,但两口子对我有着知遇之恩。大德不言谢!难能可贵的是,二十多年来他们从不对人提及。倒是我念念不忘,桌上偶颂城南旧事,每当此时,高哥就会立即叫停,还来一句乡音浓重的成语:英雄不提当年勇嘛,喝酒!喝酒!

近几年,高哥和嫂子不太关心我的仕途或“进步”了,却对我的所谓作品产生了兴趣。其实,高哥发现和喜欢我的文章,是受夫人传染的。前年,我去给他们搬家恭贺乔迁之喜,看到书房内有一台崭新的电脑,于是我问嫂子,宝贝儿子已成家立业又不跟你们居住一起,还买电脑干啥呀?嫂子郑重其事地回答:上网看你的文章啊!我哈哈大笑:这个值么?!

这个国庆黄金周我们几家去南京游玩,车上嫂子告诉我:你的所有文章我都一一拜读过,截至十月一号你已发了199篇。其实我自己根本没数,回来査看果然不错。七天假期眨眼过去了,昨天下午开始我断断续续地又敲出了第200篇东西,算是谨赠我的好兄弟高哥,当然还有我敬重的嫂子。

 

2010107于合肥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9)| 评论(9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