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朱哥——兄弟系列之一  

2010-09-13 18:27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朱哥——兄弟系列之一

大象

二十多年的职场生涯,结识了一批真情兄弟。他们或对我以无私的帮衬,或予我以无声的激励,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没齿难忘的美好回忆。

今次开始,欲与私博的空间里,分别记叙那些业已过去或者仍在延续的故事,一算聊表感恩报答之心,二可作为不远的将来兄弟隐退江湖后,愿江湖中还有我们的传说。

朱哥是我在上世纪90年代初认下的。友谊的渊源虽然没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可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。那年春天,比我长两岁的朱哥,与我在一纸调令通知中公布,提拔担任市区某直属税务分局副局长,但他的排名在我之上。

此前,他在这个单位任税务所长多年,算是老资格的“地头蛇”,两人熟络了以后我则戏称他为“地头猪”,他则反唇相讥我为“外星象”。咱也乐于默认,因为自己确实是从外面空降的嘛,来时在同城另一个分局做办公室主任。后来,随着时间的推移,哥俩就越发没有正形了。咱脑瓜反应比较迟钝,有时讲话稍作沉思状,快人快语的朱哥就挖苦道:您有话就说有屁就放,千万不要猪鼻子插大葱——装象(相)!咱也毫不留情地绝地反击:您的嘴里岂能吐出我的牙齿!在场人无不笑翻了天。这大概也成了当年好哥俩最为经典的调侃,若干年后仍在同仁间广为流传。

不过,此时的我们才刚刚走到一起,处于观察了解阶段,就像拳击场上的运动员,正式较量前总要试探几番对手。那时,基层的办公条件很差,我和朱哥挤在一间十几平米的斗室,两张桌子紧挨着。他主要分管征收和税政,这可是税务部门的主业。我还是干着老本行,搞后勤打打杂,外加廉政教育和宣传文秘。寻常两人井水不犯河水,埋头自扫门前雪。但实话实说可以看得出,心高气傲的朱哥对我多少有点不屑。原因可能是他历练资历比咱深,业务能力比咱棒,单位环境比咱熟,我心悦诚服,倒也不会计较,反正来日方长。

正由于朱哥属土生土长的干部,加上秉性耿直,在单位多多少少结下了点积怨或误解。于是,有人趁我才来之际,在我面前支支吾吾地嘀咕朱哥的所谓“毛病”,暗示我须防着他一手。我心里清楚,这种现象是大多数机关的通病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但凡此时,我总是一笑了之,并向“好心人”亮明观点:哪个人都有不足,只不过我新来乍到,你还没发现我的伟大缺点,其实朱局长比我优秀。分局行政班子除了局长,就我们两位副职,大家应该支持我们和衷共济,这样单位才能有希望。我还继而在一些场合有意无意地温馨提示: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。消息传到朱哥耳朵,他背地里对别人说,大象这小子不可轻视,看来咱俩能尿到一壶。

我们分局管辖的范围基本属于个体私营企业,当年税法的普及远不如现在,社会上纳税观念十分淡薄,集贸市场管理尤其是个顽症。作为分管局长,朱哥花了很大精力,付出了很多心血,整顿成效也很显著,其雷厉风行大刀阔斧的作风,令我非常钦佩。一天,朱哥和我各自带领一拨人马检查自由市场。他那边比较顺当,我这厢却出师不利,一位批发肉食的屠商带头抗税,拿着一把剔骨刀在检查人员胸前晃来晃去。忍无可忍之下,我硬着头皮从斜刺里冲了上去,使劲抓住那个人的手腕,厉声警告他:少来这一套,老子玩枪时你还穿着开裆裤!也许应了那句软的怕硬的、硬的怕不要命的,这家伙顿时没了脾气,但还是不愿掏钱。僵持中朱哥闻讯赶来,三下五除二降服了他,让其如数缴了税款,再向咱赔礼道歉。事毕,我感谢朱哥帮我解了围。不料他却呵呵两声说,没想到你小子还挺够种,不像“四只眼”蛤蟆。我故作愤恨地哼哼,老子戴眼镜是因为遗传近视,跟文弱书生无关哈。朱哥咧着大嘴拍拍我肩膀:好了兄弟,晚上我请你去“凶”酒。

典型性情中人的朱哥,酒量很好,酒风也很正。虽然我未必全信酒品就是人品,但朱哥为人和喝酒真的从来不耍滑。年底到了,1231号晚上,是税务部门最放松愉快的时刻。按惯例单位要会个餐,上级和各区政府领导要来看望大家。桌子上,推杯换盏一轮接着一轮,由于我是第一次参加新单位聚餐,目标尤为明显,自然被人灌得云里雾里。

其他人逐渐散去了,我和朱哥却要回去同计会科继续加班。熬到吃夜宵时,朱哥特意叫人拿来两瓶一斤装的烈酒,首先自己咕咚咕咚往碗里倒了大半瓶,然后指着我说,那一瓶是你的。我梗着脖子坚决反对:我上半场已经喝多了,打死也不能整了。朱哥却不理这个茬:老哥也不比你少呀,我先喝为敬,谁不喝谁是孙子!话还没说完,酒已下了肚。我一瞧这阵势,心想今天这一关看来是非过不可了。于是咬咬牙跺跺脚,愣是分三次把一瓶白酒消灭了。那一晚,朱哥和我都多了,元旦休息我在家整整躺了一天。那是我和朱哥第一次真正酗酒,也是最后一次捉对厮杀。此后,二人郑重地签下口头君子协定,只要我俩在一起就不再拼酒,不搞内战,一致对外。我们信守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男子汉诺言,二十年来从未违约。

只要朱哥和我同场联手,酒桌上一般都会无往而不胜。可是,牛皮吹大了也会破的。有一次我俩到外地出差,周日归途路过本市长丰县城,好客的对方采取人海战术,结果让人家给双双拿下。回来的路上,俩人并排坐在车后发誓,以后遇到长丰人,一准报仇雪恨,其实我俩都是长丰人。然后两人抱着头睡着了。晚上到家,我发现挂在腰带上的传呼机不见了,这还了得,一千多块钱的高科技产品,照价赔偿不说,弄不好市局还要通报批评。我立即打电话找到单位司机,让他在车内仔细寻找,并要他务必保密,可是搜遍车厢也没发现。第二天一早,我租了辆的士,不远百里跑回长丰,结果还是失望而归。情急无奈之下我求助朱哥,这该如何是好?谁知他故作惊讶一本正经,说他的抽屉里正好有一只,看看是不是你的?恼得我哭笑不得。作为对等性惩罚措施,当天下午我就把他放在桌板上的摩托车点火钥匙藏了起来。不过,他也知道咱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一番讨饶后我才物归原主。

三载同屋共事一晃过去了,我和朱哥的兄弟感情不断升温,从未红过脸,闹过纠纷。且公事论理论法,私事讲情讲义。期间,适逢一把手到龄要退休。又有“好心人”暗地里分别怂恿我俩,你们中间只有一个可能接班,赶快去上面活动活动吧,先下手为强。虽然两人都懂些官场潜规则,了解政治生态状况,但我俩自始至终没有找过任何人,更没有拆台互踩,相反地却真诚地向上级推荐对方磨正,这是后来被人事部门证实了的。尽管此后两人继续当副职,但我们淡泊名利,问心无愧,肝胆相照。

这年夏天,又临国家财政体制改革,税务机关要一分为二了。传说我们两人可能分开,一个留在国税,一个要去地税。我俩一直抱着无所谓的态度,我在征求意见表的志愿栏内填上了“服从分配”。过几天,又有组织部门专程来单位当面征求意见,我还是四个字:服从分配。后来我果然去了地税那边,朱哥含泪不舍地说:“朱象不该分啊”!可我却无怨无悔,安慰他到哪也是为国收税呢。过了段时间,我和朱哥先后担任了国地税两个分局的主管。再后来,由于公务繁忙我们的直接联系就少了,但兄弟间的情谊却一如既往。这不,前两天给我过“伪生日”的人中就有朱哥。

 

20109月中

(此篇有点冗长,但意犹未尽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7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