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躲端午  

2010-06-16 16:01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

 

家乡至今流行着许多奇异独特的风俗。农历五月初五,本来是个吉庆的民间节日,但当地却有“躲端午”一景。

之所以要躲,皆因为听信五月属于恶月,初五这一天更是恶日,而传说中的“端午”,则是个恶贯满盈的凶魔,青面獠牙,兴风作浪,一袭墨黑蓑衣,准在每年五月初五中午时分出没人间,专门残害无辜的青妇和童子。我们那一带但逢端午节,即使手头农活再忙,晌午一到,四周的田野里少顷顿无人迹,男女老少纷纷跑回居处藏匿起来。针对残暴的端午,人们除了消极的撤退坚守,还有一套主动的防御措施呢。

插艾蒲草。端午节一大早,家家户户都在房檐上插满野艾蒲草。老家屋后的树林里,自生自灭地长着茂密的艾草,拿把镰刀挥舞几番就是一捆,平常无人问津,此刻便有了用武之地,目前在城里也能卖个好价钱的;菖蒲生在池塘的水畔旁,乡下人称为臭蒲,葱葱绿绿,丰姿茁壮,根根挺拔的叶片酷似锋利的宝剑,据说插在门口可以斩妖镇宅百病莫侵。

穿红肚兜。五月临近,孩子们一色穿着画有特定符号的红肚兜,当间是幅太极图,黑白分明各占一半的鱼儿首尾相衔,边角分别簇拥五种动物,即蛇、蝎、蜈蚣、壁虎和蟾蜍。民谣说:端午节,天气热,‘五毒’醒,不安宁。 意在提醒人们预防伤害抑制疾患。蛇、蝎、蜈蚣体有剧毒咱知道,要不哪来“蛇蝎心肠”一词,可绰号癞蛤蟆的蟾蜍怎么会有毒呢?我小时候就喜欢捉弄它们,其模样也许是难看了些,对不起广大地球观众,但它秉性却老实又温柔,还捕捉消灭讨厌的蚊子和苍蝇。如今农药和化肥的滥施,迫使它们一度陷入了断子绝孙的境地。

戴香荷包。货郎担子过街串巷吆喝的香末原料,我已记不清是什么东西配方的了,但其沁人肺脾的芬芳却至今流连鼻息。心灵手巧的妈妈们,借助巴掌大小废弃的破布,飞针走线地缝成一个个形态各异的香荷包,猪啊狗啊猫啊,鸡呀鸭呀鹅呀,栩栩如生地挂在生龙活虎的娃娃们胸前,虔诚地祐罩着他们远离群魔鬼怪一应灾祸。这可不是一味的愚昧迷信,公元两千零三年春夏之交非典肆虐的时期,文明社会的现代人再次垂青起了它。

喝雄黄酒。 雄黄本是一种矿物质,俗名鸡冠石,主要成分是硫化砷,并含有汞且真正有毒。这是我成年以后才清楚的化学知识。端午节饮用雄黄酒,史书记载最早出现于先秦的漠北,我祖宗恰恰就是逃荒的陕甘移民,这其中有无地域上的渊源,容待俺退休赋闲后慢慢考证。老家喝的雄黄酒,只是在白酒或自酿的米酒里加入微量雄黄兑成,据讲有杀菌驱虫的功效,中医还用来治疗皮肤病。在没有碘酒蓝汞之类消毒剂的古代,用雄黄泡酒擦肤,可以缓伤解痒。

端午那天加餐,大人们吃着凑合的几盘土菜,浅酌有限的几杯雄黄酒,口中念叨饮了雄黄酒,病魔都远走。奶奶则在我们的额头、耳朵和手背等处涂抹上雄黄酒,以遏止蛇蝎叮咬。旧诗云:唯有儿时不可忘,持艾簪蒲额头王。意思是说孩子们拿着艾叶,戴着菖蒲,脑门上用雄黄酒写了字,以辟邪防疫。《白蛇传》里美丽无比的西湖娘子,就是经不住先生许仙的胡劝,半推半就地灌下了一盏雄黄酒,结果露出了庐山真面目,把个书呆子老公吓得屁滚尿流昏死过去。这大概是段不真实的瞎编谎言。

关于老家传说中唯恐避之不及的端午,究竟长得啥尊容,咱自始至终没见过,估计乡亲们也没见过。今儿中午,陪母亲喝了两盅“口子窖”,饭后晕晕乎乎地边在键盘上敲打这篇文字,边在观察留意着窗外的动静,看看端午阁下能不能大驾光临。呵呵!

 

2010年端午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7)| 评论(5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