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过年琐忆  

2010-02-09 23:52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

 

掐掉不记事的蒙昧时代,本人已在这般世界上过了近五十个年了。总体感悟,生活越来越好了,假期越来越长了,年味越来越淡了。人哪,大概就是这么怪诞!

小时候真的特别盼过年,欲望可是比“盼星星盼月亮”强烈多了。过年,就意味着有好吃的了有好穿的了有好玩的了。星星在苍天,月亮在空中,既带不来吃的,也带不来喝的,我盼它干啥?

故乡曾经积贫积穷,可年味甚浓。有人不知什么是元旦,不知什么是国庆,但一定知道春节。腊月一到,过年就被提上了首要议事日程。大人们脸上喜庆起来,孩子们显得急不可耐。富裕的人家开始杀猪宰羊了,尖厉的嚎叫引来了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围观者。

当年农村有“打血旺”的习俗,相当于今人所说的“蹭饭”。这是条不成文的潜规则,因而谈不上厚脸皮或不好意思之类。村中哪一户杀了猪,猪肉可以当场变卖,抑或留下独享,但猪血会烧出来无偿款待乡里乡亲。于是,满满的一大铁锅血旺,掺上白菜大葱,大方的人家还在里面放上几块颈口肉,鲜香四溢,热气腾腾。大伙儿你一碗我一勺的,吃得不亦乐乎舔嘴抹舌。要知道,为了蹭上这顿荤餐,有人不惜通宵达旦彻夜守候,因为迟来一步的就只能后悔莫及望“锅”兴叹了。

咱家是断然杀不起猪的。圈里倒是饲养着一头,但那是一年的财政支出来源,油盐酱醋人情往来,包括我的学费,一应指望着它呢。每逢此时,奶奶总是喃喃自语愧疚蹙眉:哎呀,哪回过年咱家也能杀头猪就好了,我的宝贝孙子就能敞开肚皮吃个够

新桃旧符,换了人间。眼下猪肉和猪血旺早已不属稀罕物,但我却怎么也找不回当年的味觉了。当地有处叫“小灶王”的土菜馆,生意非常火爆,关键是有两道招牌菜勾人,即红烧肉和猪血旺,偶尔慕名前去品尝,可与家乡的同类佳肴相比,还是不能相提并论。

栏猪舍不得杀,豆腐还是要磨的。父亲是当地加工豆腐的高手。圆圆的黄豆兑上白水泡上一天,就可以磨出豆浆了。浸泡黄豆切忌使用井水,也许是当地的井水含碱量太多,据说会严重影响豆腐的产量和质地。为此,记得父亲会从很远的野洼里担来池塘水,亲自掌舵推磨豆浆,然后还要用纱网过滤去除渣子,再在锅里熬煮,滚沸后盛到缸里等待点化结晶。

“点豆腐”绝对是个技术活,至少算作关键程序。但见父亲拿出先前碾碎的石膏粉,仔细地在舀子中和匀,佝偻着身躯一遍遍搅拌于温度适宜的豆浆里。不一会儿,奇迹出现了,刚才还是稀稀晃荡的豆浆,转瞬间就凝结成稠乎乎的豆腐脑了。看着我和妹妹们惊讶不已的小模样,父亲摩挲着我们的头慈祥开心地笑了。第二天早晨,挤压在木框里的豆腐脑就形成了豆腐。家乡有句民谣:奇怪奇怪真奇怪,豆子变出豆腐来。这也是我童年时最喜爱的儿歌,迄今记忆犹新。

过年,如果说在吃的方面由父亲主政负责,那么在穿的方面就由母亲分工操持了。咱家人多,妹妹幼小,女红活计的重任历史地落在了母亲的肩上。进入秋季,母亲早早就会筹划为我们每人做一双新鞋了。夜深人静,一觉醒来,常常见母亲借助微弱的煤油灯光,一针一线地纳着那些没完没了的鞋底。

大年初一清晨,看见全家七八口老少的脚上,一律穿着崭新的鞋子,心灵手巧的母亲,憔悴的脸上就会流露出幸福的成就感。小时候,我就不知道什么是脚气,那是得益于母亲的千层底布鞋。尽管现在脚下不乏“鳄鱼”“富贵鸟”和“老人头”,但我依然怀念母亲的手工制作。

这个虎年,母亲该满75周岁了。前两天,老人家下楼时不小心崴了脚,我去看望她时,她说都怨老了不中用了。我说您不老,可能是因为穿的皮鞋不防滑。老太太轻轻叹了口气:还是我以往过年做的那些鞋穿着舒服啊。

 

201029腊月二十六夜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0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