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元宵节轶事  

2010-02-28 23:35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

 

乡风十里不相同。比如过小年,即使在一个县区内,有在腊月二十三的,有在腊月二十四的;比如“送年”,有在年初三的,有在年初五的。祖国疆域辽阔,泱泱亿兆之邦,传统习俗存在差异是很正常的,本不必大惊小怪。

在我老家就没有“元宵节”一说,更没有“闹元宵”之类。正月十五,也叫过小年,或者直截了当就称过十五。这一天的中午,会有一顿相对丰盛的饭菜,有鱼有肉,但大多是年中剩下的,或接待拜年者的残羹。凑合的场景似过节的样子,可远不如除夕的档次,也没有香甜的元宵可吃可闹。

其实老家也吃元宵,但不是在正月十五,而是在八月十五的晚上和大年初一的早晨,代代相传,沿袭不变。听起来确实很奇怪,老家至今还有人把中秋节当成元宵节,把吃元宵作为年初一早晨开门前的一件要事来做。

老家当年的元宵皆为手工自制。原料就是田里生产的糯稻,与普通稻谷相比,其产量甚低,因此,居家各户只是在承包地的拐角旮旯里,象征性地栽上几块,秋天收割打下个三五十斤,加工成米面后,用来在节日里铺垫,也可作为上佳土特产馈赠城里亲朋好友。

老家的元宵个头很大,就像农民粗犷朴实的性格,七八颗就能盛满一海碗,一般都是现做现烧,工艺并不复杂。将事先兑水和好的面粉,揪成份量均匀的疙瘩,再用两手搓团搓团,一个雪白滚圆的元宵就出来了。大人们还会在其中偷偷地放上一两枚五分硬币,看看待会儿谁能吃得出,就说明谁最有福气,大概相当于眼下电视上的那档“幸运52”。我小时候特别情愿干此类活计,一家人笑逐颜开地围坐在锅灶旁,亲情和年味很浓很浓。

煮元宵也很简单,趁沸水放下去,用铲子搂一下以防糊底,中火少顷,待沉入水中的元宵依次漂浮后就算烧熟了,得抓紧捞起来,要不然时间稍长元宵就会烂熟膨胀而再次沉入水下,若果这样就不好吃了。

当地人过年有讨口彩的风俗。鉴于烹饪元宵的方法和过程,据说有一达官显贵,每当此时就会刻意布局,要佣人在煮元宵中高声呼喊:“升上来了!升上来了!”寓意他的职务会不断得到擢升。又是一个大年初一,家里换了一位不懂规则的小伙计,煮元宵时当他看见锅里的元宵漂起来了,就连忙叫道“升上来了!升上来了!”一旁的官人高兴得直捻胡须。但由于元宵捞得不及时,小伙计又连忙惊呼:“不好不好,又落下去了!”气得那位官迷七窍生烟。

正月十五,家乡还有玩灯笼和荡秋千的习惯。灯笼的形状各异,土味十足,有动物界的猪呀牛呀羊呀鸭鹅呀,有蔬果中的南瓜西瓜葫芦茄子……大多用篾竹作支架,外表糊上五彩缤纷的蜡纸,里面点上红烛,夜晚大家在村野里拎出来,争奇斗艳,煞是好看。

最了不起的,要数村西头贤伟大哥家几兄弟联合扎制的“走马灯”,又高又大,鹤立鸡群,神秘机巧。里头有大禹治水、三藏取经、哪吒闹海、桃园结义,引来全队男女老少啧啧称奇。盯着灯壁四周影影绰绰、你追我赶的画面,我怎么也不明白那些个精灵古怪是如何“活”起来的。要知道,那时候咱乡下还没有见过电灯。

及至多年后我才搞清楚,原来“走马灯”的动力取自于交互的气流。灯座下的蜡烛燃烧时,加热了附近的空气,形成了循环的对流,冲击了上方纸折的螺旋叶轮,继而助推了其间的转轴。多么聪明的中国先人!

提到荡秋千,老家称“打悠纤”。俚语有“正月十五打悠纤,栽秧干活腰不疼。”兴许在为即将开始的春耕农忙做热身运动呢。一根几米长短的麻绳,系于房梁或两棵大树之间,快乐的“悠纤”就打上了。咱对“荡秋千”这个名词的出处缺乏考证,但“打悠纤”一定是在绳子上荡来悠去的意思,看来方言土话也自有其道理。

二十多年没有再回老家过年过节了。也不知乡里的灯笼还玩不玩了?“悠纤”还打不打了?

 

2010年正月十五夜于合肥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4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