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送年  

2010-02-16 23:59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

 

虎年初二的合肥,小雪加冻雨,天气有点寒冷。当晚,陪朋友在居家附近的棋牌室“学文件”“炒地皮”,就是扑克中的一种升级游戏,又称“八十分”。

先前各位,半斤八两革命小酒下肚,醉眼朦胧里,你偷我抢下,吵吵嚷嚷,骂骂咧咧,打打闹闹,推推搡搡,哥儿们亲情溢于言表不亦乐乎及至深夜。过年嘛,大概要的就是这般开心传奇!

补觉醒来,已是初三晌午,想到正值老家“送年”时分。急急开启手机,设置的风铃提示音此起彼伏。其中一则信息,阅来灵犀相通:幼时过年,是快乐味道年;少时过年,是轻松味道年;成人过年,是生活味道年,更是家的味道年;过年,唯一不变的,是家的感觉。

湿润的眼眶,心境的空隧,裹挟着我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的老家:日暮苍山远,天寒白屋贫。可怜的父亲,好像就是古诗中那位柴门闻犬吠、辛劳奔波的风雪夜归人。

往年凄凉的故乡,把春节叫做“年关。本来是件喜庆的事儿,硬被当成一道难逾的关坎。可见,过年对于穷人来说,未必值得兴高采烈。“人家的闺女有花戴,我爹钱少不能买,扯下二尺红头绳,给我喜儿扎起来。”千万不要以为这是著名作家贺敬之对旧社会的揭露和抨击,就是在我新社会的老家,也是大有市场的。只不过,那属改革开放以前,三十余年了,倘搁四十年前,说这话的人肯定会被戴上大右派或黑五类帽子!

家乡过年,还称“熬年”。不要说“搜狗”、“谷歌”等现代输入字库短缺,就连汉语辞典中也查不到这个词组。“熬”是痛苦煎熬之意,与欢天喜地的过年怎么挨得上边?小时候的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长大懂事后咱才明白,为了筹办一年一度的年夜饭,那可是父母经过大半年的艰苦奋斗;招待四方宾客拜年的一桌菜,那可是家人几个月的生活开销。

除夕“守岁”,家乡叫“候岁”,两者大意略同。这是中国人的古老习俗。据传最早记载见于西晋周处的《风土志》:除夕之夜,各相与赠送,称为馈岁;酒食相邀,称为别岁;长幼聚饮,祝颂完备,称为分岁;大家终夜不眠,以待天明,称曰守岁

可我老家的“守岁”或“候岁”,其意侧重于继往开来国泰民安,只是一种美好的祈盼:大人们希望来年能够风调雨顺丰衣足食,孩子们希望能够收到几毛皱皱巴巴的压岁钱。如此而已,男女老少将在冥冥祷告中恭候每个新年初一。几十年过去,我仍然记得那些温馨的场景画面:父亲、伯伯、叔叔同奶奶轻声细语地拉着家常,母亲和妹妹浅笑盈盈地把玩着剪纸和窗花,我则在同堂兄堂弟们挑着灯笼拿着炮竹大呼小叫疯来颠去……

初二一到,过年的氛围就会急转直下。早晨吃起了稀粥,中午端来残汤剩饭,晚餐就只能简单凑乎了。因为当年“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”,遑论咱们贫下中农了。好在有前晚的大鱼大肉垫底,暴食暴饮的“年饱”暂且还未消退。

小时特别欢迎家里来人拜年,这样又可以体验一下过年的热闹,抓住机遇再享一遍无拘的放纵,然后装模作样地入席陪客,喝上几杯低劣的当地烧酒,夹上一块敦实的油腻肥肉,慢慢地拌着米饭,美美地品味解馋一番。

初三就该“送年”了。顾名思义,就是把年送走,和年拜拜。对不起,家乡只有三天年的规矩,管你留恋还是不舍。清早,权威的父亲满脸严肃,只见他在门前放置一张长凳,上面摆上一炉香火,旁边的青花瓷小碗里,装着三五颗挂面或山芋圆子,再插上根大葱。朝着东南方向,父亲会虔诚地作揖叩首,口中念念有词。

简约庄重的送年仪式就算结束,年被送走了。木木地倚在土墙边,望着丝丝缕缕袅袅升腾的青烟,我的心里充满了无限惋惜和别样失落。

 

2010年虎年初三夜于大象书房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4)| 评论(4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