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学华——兄弟系列之六  

2010-12-05 14:28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学华——兄弟系列之六

大象

30年前的一个早春二月,一帮稚气未脱的穷小子们,怀揣一纸革命军人入伍通知书,兴高采烈地来到县人武部报到,其中就有学华和我。

第一次看见学华,突出印象可以概括为三个字:小、瘦、精。那一年,应征者的年龄界定在1822周岁,我正好处于中间属于偏大行列了,而学华却不满17岁,初中还没毕业,属于瞒天过海混进革命队伍的,这当然是日后才解密的档案。学华虽然显得瘦小,但个子不矮,典型的豆芽菜或马秸秆,脑门下的一双大眼骨碌碌乱转,给人感觉猴精猴精的。

我那时也瘦,一米七几的坯子,体重只有五十公斤。接兵的首长指着我和学华开涮,你们到了部队只能分在“排骨连”啦!但咱胃口好吃嘛嘛香,躺倒就能睡着,一年的东北米面和高粱苞谷催下来,人顿时粗了一圈,从而基本实现了“脱瘦致肥”。可学华仍然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(舅),按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装到猪肚里也胖不起来。40岁刚过咱就不幸拥有了啤酒肚,但学华却至今依然形销骨立身材颀长。

新兵连训练时,我和学华并无来往,觉得他年纪太小,还是个孩子,没有共同语言。三个月后,我们也未被分配到“排骨连”,而是一起到了黄海深处的某座海岛,隶属一个营。我驻扎在山半腰,面对浩淼无垠的大海,他在山沟里,头顶椭圆局促的苍穹,隔着一座不大的山脊背,大约两公里的路程。每次全营集体活动,像会操、听报告或看电影,几百人的队伍中照上面相互间点个头打声招呼。

变数来自于一次战术功能整合,学华所在建制的一部分专业和人员归并到我们单位,这样我得以和学华走到了一个连队。此时,我在担任班长,他是连队文书兼通讯员,属于首长身边的人。晚上去厨房打水时遇见学华,他压低嗓门真诚地对我说:哎,你是老兄,听讲你在这里干得挺不错,以后可要多多帮助我啊。我嘿嘿一笑:你老弟是领导的红人,还得靠你关照

此后,我俩朝夕相处,关系逐渐熟络起来,直到走入对方的心里。得知学华自小就失去了父亲,是孤苦伶仃的母亲将他拉扯成人,我对他难免产生了同情和怜悯,生活上开始注意关心他。学华文化程度不高,感到文书工作有压力,我就毫不谦虚地给他出主意,暗地里替他捉刀修改稿件。但学华反应快悟性高,硬笔字居然写得比咱强,他就主动传授练字的方法,我日后果然有所长进。我偶尔冒充脾气不太好,眼中容不得半粒沙子,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,有时候自己还不知道,学华就会善意提醒我,私下里经常给我打圆场讲好话。

其实,学华也是那种快人快语之人,干脆利落,敢做敢为,心里想什么藏不住盖不住,一览无余地显露在脸上。在接人待物方面,我俩都讨厌那种“见面三分熟”的人,不喜欢随意与人“套近乎”,知道那样的人大多不靠谱,往往口惠而实不至。真正的友谊是在无目的不经意中慢慢滋生的,温火煲靓汤噢。

一年以后,我和学华同时被提拔为军官,我担任二排长,他担任三排长,一排长是位吉林老兵。同在一个连队任职,同在一个班子共事,同在一个锅里吃饭,我和学华风雨兼程情同手足,从未争过功扯过皮红过脸。我们一起举着风钻打过坑道,我们一起扛着铁镐修过公路,我们一起拎着机枪搞过演习,我们一起穿着裤衩捉过螃蟹,我们一起挎着背包捡过鸟蛋,我们一起捧着脸盘采过蘑菇,我们一起无数次坐在辽东山坡的秋草地上,看着潮涨潮落朝阳夕阳云卷云舒[原创]学华——兄弟系列之六 - 大象 - 大象的博客……

又是一年以后,我担任了连队副指导员,名义上成了学华的领导,但我们一如既往配合默契兄弟依旧。时隔不久,学华被军校录取前去深造,我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。从此,我们鸿雁传书,开始了笔谈式的频繁交往,几天就能收到对方的信件。那时,我俩都还没有女朋友,连长开玩笑说,你们要把这股热乎劲放在谈恋爱上就好了,他是担心我们会成为军营剩男呢。

学华结业归队时,正好赶上我奉调团政治处工作,于是他接替了我的职位。第二年,学华也调到了团政治处。更巧的是我在组织部门任党务干事,他在宣传部门当新闻干事,而且办公室兼宿舍的门紧挨着,我和学华的床铺就隔着一堵不厚的墙。于是,我俩又有了一段形影不离如影随同的经历。白天,我们各自忙着工作;晚上,我们并肩溜达散步;周日,有家的回家了,我们两条光棍就结伴到处闲逛,然后再下馆子喝啤酒。我俩都喜欢看电影,附近有座不大的剧院,但凡新戏上演,我们一定会在第一波赶到,售票窗口的女营业员没有不认识我们的。学华人长得挺拔帅气,配上一身合体的军官服,特别精神有型。我有时半真半假地怂恿他,干脆从影院里找个姑娘算了,以后我们进来就不用花钱买票了。他梗着脖子瞪着牛眼说,要找你找,我老娘还指望咱回家娶媳妇养老送终呢。

学华智商比我高,但酒量不如我,猜拳行令每每赢我。两人一瓶酒,一般都是四六分,弄不好还要三七开。有个周末,我们故伎重演,结果又是我输了。带着满肚子酒精和不服气,回来后我便仰靠在床上郁闷。得意的他在隔壁又是扯着嗓子唱歌,又是把墙捶得山响。我越是不理他,他越是来劲儿。一气之下,我爬起来走过去一脚踹开门,一拳砸在门框边的镜子上,随着哗啦一声玻璃的破碎,我的手掌顿时血流如注,疼得我龇牙咧嘴当即醒了酒。吓得学华一把抱住我,拉着我赶紧去了团部卫生队。星期一早晨上班,学华的领导问门旁的镜子哪去了?他说前天晚上刮大风掉下来摔碎了。我的顶头上司也诧异:你的手咋挂彩包扎了?我说昨天骑自行车给摔伤了。哈哈,一件小事,两处撒谎,我的右手小拇指至今还留下了块蚕豆大的伤疤。

我升任组织股长时,学华又被选调到刚成立的国防大学学习,那是我军的最高军事学府。这回我大概有点嫉妒了,说你小子原来读书没我多,现在鲤鱼翻身后来者居上哇。学华则讽刺我,谁叫你本事大进步比我快么,你升一次官我就只能上一次学了。学华临行前的那天晚上,我俩彻夜未眠,整整聊了一夜。因为我们都有预感,此生不会再有机会一起亲密相处了。后来的情况证实了我们的分析猜测。

学华在北京国防大学培训期间,我曾专程去看望他,毕业后,他果然没能再回老部队,但仍然与我同城。两年后我先期转业到地方工作,两地书又持续了几年,直到学华也来到了这座城市。我想,凭着学华的能力和人品,他在部队一定还是有一番作为的。但家庭对他的拖累实在是太大了,他同我一样都是长子,许多事情都要责无旁贷地去亲历担当。不过,我的选择也对他的取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影响。

学华本来想到我们税务系统工作,只怨我当时确实人微言轻爱莫能助。后来他去了一家上市公司,很快并担任了副总。由于经营业务的需要,学华常年辗转在全国各地。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了,但三天两头通个电话。昨晚我问他最近在哪?他说在湖北武汉。我要他一个人在外多注意身体,他说合肥马上寒流来了你要多穿点衣服。

30多年一晃过去了,我和学华兄弟之间,厚谊犹在情未了!

 

 

2010125星期天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6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