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咏雪谐趣  

2010-02-12 02:45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

 

合肥昨夜电闪雷鸣,大有春夏之交暴风骤雨的气势。岂料清晨醒来,放眼窗外,却是一片银装素裹。

这场雪下得不小,平均深及脚踝。上班的途中,明显感觉行人和车辆比寻常少了。不怪,今天已是腊月二十八了,也许回家过年或进城打年货的群体波峰渐退,宽阔的马路和休闲广场一时变得空旷起来,我也顿然频添了几分赏景的心思,想起来那些跟雪相关的奇诗趣事。

张打油生活于中唐时代,诗如其名,极具特色:“江山一笼统,井口黑窟窿。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。”通篇言雪而无一个雪字,可见张打油的发散思维和不凡功力。第一次读到这首所谓的诗,我掩面窃笑拍案叫绝。继而猜度:打油先生一准同俺一样,出身寒微长自农家,要不然怎能观察到“井口黑窟窿”,捕捉到“白狗身上肿”?
   
据说有一年冬天,一位大官前去祭奠宗祠,刚进大门,就看见粉刷洁白的照壁上面写了一首诗:“六出九天雪飘飘,街前街后尽琼瑶。有朝一日天晴了,使扫帚的使扫帚,使锹的使锹。” 该官顿时震怒,谁竟敢在咱宗祠上涂写这般荒唐滑稽的
歪诗!立即命令左右:查清做诗之人,从严从重治罪。有位师爷禀报:大人不用查了,看这诗的口气,一定是那个张打油。 
    于是张打油被传唤押来。他听了大官的呵斥,上前躬身一揖,不紧不慢地说:大人,我张打油的确爱诌几句拙诗,但学问再不济,也不会写出这类东西。您若不信,小的情愿接受面试。”  大人一听,口气不小,索性就试张打油一下。正值那时安禄山兵变被困南阳郡,当即便以此为题,要张打油吟诗一首。张打油也不谦让,张口吟道:“百万贼兵困南阳,也无援救也无粮。有朝一日城破了,哭爹的哭爹,喊娘的喊娘!”
   
结尾三句,与“有朝一日天晴了,使扫帚的使扫帚,使锹的使锹。
异曲同工如出一辙。大家听了心领神会哄堂大笑,连那位大官也被逗乐了,于是饶了张打油。这当然是件无法考证的轶闻,其实情节真假并不重要,佩服的是张打油的应变能力和才思敏捷。打油诗也因此走俏,声名远播。

    以雪说事针砭时弊的还有那首:“大雪洋洋下,柴米都涨价。板凳当柴烧,吓得床儿怕。”此诗出自明代陆诗伯之手。短短四句,入木三分,耐人寻味。 

搞笑的竟有某位医师,也仿作了一首《咏雪》:“昨夜北风寒,天公大吐痰。东方红日出,便是化痰丸。”比喻贴切,妙趣横生,每每读来令人捧腹。按照小品天后宋丹丹的忽悠,真是太有才了!但可不可以登上大雅之堂就当另论了。 

不过,咏雪诗中也有情调精致的,如元代吴澄的诗:风竹婆娑银凤舞,云松偃蹇玉龙寒。不知天上谁横笛,吹落琼花满地间。前两句有点艰深皇族味,但后两句确实卓尔不群,由雪联想到仙人吹笛、琼花落地,果然标新立异、美不胜收。

要说咏雪而兼蓄的悲凉和失意,当数唐代诗人刘长卿,他在贬任隋州刺史途中,写下了流传千古的《逢雪宿芙蓉山主人》:日暮苍山远,天寒白屋贫。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。在寒冷的冬天,路遇漫天飘雪,远山迟暮时分,孤苦伶仃的诗人无奈投宿借住。可草屋的主人为了生计还在外奔波,成了犬吠中的风雪夜归人。这不仅仅是一首小诗,还是一幅凄楚的写实画。

在我老家,也有人喜欢黑色幽默,借雪发挥。大约也是这个季节,腊冬年关将至,一位潦倒落寞的穷汉,夫人回了娘家,许久未还。于是思妻心切识字不多的他给岳丈寄了首打油诗:“老天下大雪,写信送给岳。孤睡多寒冷,缺少人暖脚。(当地方言读‘脚’为‘绝’音)”岳父大人收到信后,火冒三丈地回道:“大雪纷纷掼,冻死王八蛋。女儿是你家人,不是炉中碳!”

呵呵,过年了,轻松一把,博您一笑!

 

2010211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3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