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走近北大  

2010-11-12 18:54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走近北大

大象

本期学习班收尾阶段,党校组织赴北京大学开展异地培训。因公务在身,我只好忍痛割爱,推迟于上周五下午才抽出空档,利用双休日赶个末趟。

6点的航班在晚上近8点才着陆,首都早就华灯齐放,而找到学校已是夜里10点多了。踏进北大那扇历尽百年沧桑的正门时,我在心里郑重打了声招呼:北大,我来了!

向往的北大是在资料上熟悉的。知道其创办于1898年,初名京师大学堂,是中国第一所国立综合性大学,也是当时中国最高教育行政机关。辛亥革命后,于1912年改为现名。

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和五四运动的策源地,作为中国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和民主科学思想的发祥地,作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活动基地,北京大学为民族的振兴和解放、国家的建设和发展、社会的文明和进步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。爱国、进步、民主、科学的传统精神和勤奋、严谨、求实、创新的学风,在这里生生不息、代代相传。

北大灰墙内的景观,比我想象的还要秀丽。那天上午班级自由活动,于是迫不及待地约了先期到达的一位同学,两人信步漫游在北大的校园。青石板旁高大的银杏树,冠盖簇拥相吻,隆起了一条暗幽的隧道,地下铺满了无数小扇型的黄叶,鹅绒般软软一层,令人不忍涉足;挺拔壮硕的黑叶杨,葱翠欲滴,恣意地曼舞在金色的晨光中,浑圆躯干上散布着的树目,就像莘莘学子们一双双渴望求知的眼睛;枝桠繁茂的白皮松,沧桑肃穆,据说有的生长于明朝,至今依然旺盛地傲立在蓝天白云下……

徜徉在未名湖畔,仿佛置身仙境。那座著名的博雅塔,就鲜活地映在清澈的水面。有人描述未名湖:无论从哪个角度入得这片灵动的园林空间,都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那是一汪烟波浩淼的海洋,在光的作用下,湖面似停泊万千星辰,发出瞬息变换的光芒,东可观湖光宝塔;西可看钟亭落霞;南可望假山林木;北可揽层楼幢影,处处充满了诗情画意。尽管咱写不来此番意境,但一定能够心领神会。

未名湖先成于北大,距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。1784年,乾隆皇帝御赐和,他在此大兴土木,把周围原来的稻田、水池扩大成湖泊,将挖出的泥土堆成小山和岛亭,修成了一处湿地风景,当时号称京师第一私人园林,整个与皇家园林毫无二致。这在封建王朝就是逾制,有杀头之罪,和胆敢如此,完全依仗乾隆宠爱,有恃无恐。后来和被查抄之后,该园几易其主。1860年,又惨遭英法联军火烧浩劫。1921年,组建中的北大从陕西督军陈树藩手中买下了这块地皮,对景观进行了整理修缮,并增设新景,形成了今天的未名湖景区。据说,当时为未名湖取名时,提出了很多参选名称,但都不很令人满意,最后国学大师钱穆先生一锤定音,直接以未名称之。可见未名其实未必无名。

如果说北大的景观令人称奇,那么北大的厚重人文更让我震撼。严复、章士钊、蔡元培 、蒋梦麟、胡适、马寅初、周培源等,分别出任过北大校长;鲁迅、朱家骅、何基鸿、林语堂、傅斯年、冯友兰、罗家伦、钱玄同、辜鸿铭、刘师培、梁漱溟、葛利普、斯诺等,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,也与北大有着不解之缘。最让人景仰的是,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者陈独秀、李大钊和毛泽东,都曾在北京大学任职或任教。三位伟人恰好又是我平生最为崇敬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。

北大俄文楼广场,绿草茵茵,桧柏参天。站在李大钊雕塑前,我的思绪追忆到1917年,28岁的先生应校长蔡元培之聘,担任北大图书馆主任,不久又任评议委员会委员、经济系、历史系教授。从此以后,先生的学术生涯和革命活动便与北大息息相连。也就是在此时此地,他发表了《庶民的胜利》、《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》以及《我的马克思主义观》,热情讴歌新生的苏维埃政权,公开向“三座大山”亮剑,并着手组建中国共产党。十载后,先生被捕英勇就义,年仅38岁。

北大图书馆里,矗立着一尊毛泽东的半身铜像。那是青年时代的毛润之,英姿勃发,神采飞扬。史料记载,19188月,25岁的毛泽东和同伴一起,从长沙来到北京。此时,毛泽东在湖南师范的恩师杨昌济先生正任教于北大哲学系,老师希望他能来北大学习。不知出于何种原因,毛泽东没有报名参加考试。后来,在杨老先生的周旋下,蔡元培校长亲自写信给图书馆主任李大钊。于是,李大钊安排毛泽东在图书馆做了一名助理员。这大概是两位伟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
每天上午,毛泽东在阅览室认真管理多种报刊,下午则去李大钊的办公室帮助处理各类信件。显然,两人私交甚笃,李大钊对毛泽东的影响一定是极其深远的。毛泽东也拜谒过时任北大文科学长的陈独秀,对他赞誉有加推崇备至,认为他是“五四运动的总司令”。虽然后来两人在政治路线上产生很大分歧,但毛泽东却说“他对我的影响也许超过其他任何人”。也是在这一时期,毛泽东结识了他的“骄杨”杨开慧女士,后来成为他坚贞的革命伴侣。而“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”,也成了毛泽东一生的痛!

 

 

20101111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1)| 评论(6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