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家乡的秋月  

2009-09-30 14:50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大象 

喜欢月亮,尤其是家乡秋天的那轮明月。

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天阶月色凉如水,卧看牛郎织女星。”古人大概也是偏爱秋月的。

其实,春天的月儿也不乏靓丽,但好像有点娇嫩苍白;夏季的月儿也不缺韵味,但感觉多少有些热辣浮躁;冬日里的月儿也算清爽纯净,但却婉约不足冷艳有余。

如此看来,还是秋天的月儿可人宜人,不温不火,不疾不徐,袅袅婷婷、甜甜蜜蜜地浮悬于如洗的穹隆,静若处子、含情脉脉地凝视着相依为命的地球。不过我知道,星星还是那颗星星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,只是人们感知上的差异罢了。

也在去年的这个季节,丹桂飘香,云淡风轻,当晚的月亮妩媚极了。一个人站在楼顶的阳台,实在不忍独享这份难得的曼妙,急急打开电脑给朋友写信推销:什么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、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之类。朋友很快回复,内容简捷实诚得令我心颤:“今宵的月儿真美,我也正在欣赏呢,真想将她一把揽在怀里!”

记得小的时候,家乡的秋月真好。日暮的荒郊野外,田间劳作的男女,拾掇农具纷纷打道回府;小桥流水旁的灌木丛里,聚集着无数啁啾喳喳的倦鸟;西山的夕阳,终于收起了最后几缕霞光;躬耕了一天的老牛,也趴在墙后的土丘上眯着眼打盹反刍歇息。

夜幕降临了。家家户户的门庭前,叮叮铛铛一应摆上了简陋的餐桌。黑灯瞎火中,人们汤啊水啊地吸溜起来。应着乡亲们的穷侃:省点灯油钱呗,难道谁还能把饭扒到鼻孔里去?就在此刻,东方的地平线泛起了铁锈红。不经意间,一盘滚圆的月亮,跳上了村头老槐荫的杈梢。

孩子们早早撂下饭碗,嘴一抹成群结伴大呼小叫地跑到生产队的草垛边,借助清朗如昼的皓月,玩起了老鹰捉小鸡、兜圈丢手绢等传统游戏。嬉笑声打闹声儿歌声,灌注了一首乡村月夜交响曲。直到“你妈喊你回家睡觉啰”,伢们才依依不舍地树倒猢狲散,不情愿地踩着一地月光各回各家各找各妈。

坐在自家场院搭起的板床上,我会托着腮帮认真聆听奶奶讲述月亮的故事。说那儿也像我们这里一样,是个热热闹闹的凡尘世界。嫦娥是位善良纯洁的姑娘,饲养着一群可爱的小白兔;还有个吴刚的樵夫,专门以卖柴禾换钱为生,家乡的土话称他叫“斩刮佬”。“斩刮佬”砍柴掉到人间的木屑呀,如果放在米箩面缸里,食物就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

于是,儿时的我就成天盼着能有一根来自月亮的树枝,飞落到我家的粮囤里。这样,父亲和母亲就不必起早贪黑下地干活了,我也不再为饥肠辘辘而发愁了。多少个月朗星稀之夜,我都会满怀虔诚痴痴呆呆地仰视太空,等待着希望着奇迹的出现,直至长大了懂事了,才知道原来这只不过算个美丽的古老传说,但我相信奶奶一定是当真的。

童年,我还常常反复会做场景相似的梦。秋夜的原野,万籁俱寂,薄雾朦胧,我一个人孤苦地行走在乡间的羊肠草径。前方的蓝空,一尊硕大无比的亮月,我想走进她抱住她,可是怎么也够不着。情急和无助中,我就嘶喊大人们过来帮忙,但嗓子却始终发不出声来。挣扎到最后才气喘吁吁的醒来,窥一番窗外,月亮仍然挂在遥远的天际。

若干年后,我拜读了弗洛伊德的大作《梦的解析》,曾试图解开童年的追月之梦。可惜,这位奥地利老先生并没能让我对号入座,觅出令人满意的答案。顿然还是相信国学吧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。

家乡的秋月,留给了我一往情深的无尽回味。

 

2009年仲秋“双节”前夕于合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6)| 评论(7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