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乘 凉  

2009-07-23 12:04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大象

 

重庆、南京和武汉,素有中国的“三大火炉”之称。作为与其中两大火炉毗邻的内陆城市合肥,未能跻身之列也算是相当幸运的了。

不过,民间谚语说“三伏天不热也热。因此,本地也逃脱不了酷暑的灼烤和热浪的袭击。连日来,市内的温度最低也在28度,高温甚至逼近了40度。

多亏目前有了电风扇和空调的普及,工作场所有,居家住户有,商店酒楼有,连交通车辆上都有。难怪现代人流汗少了,脂肪堆积多了;痱子疖子少了,感冒咳嗽多了;热毒中暑少了,胃寒腹泻多了。

遥想当年,漫长的苦夏,防暑降温真是个大问题。江淮之间的炎热,是那种令人异常难耐的闷热。伏天一来,整日里皮肤粘糊糊湿漉漉的,讲不清的别扭和烦躁。不像东北那嘎子,白天即便再热,也就是中午一小会,半夜里还得盖床薄被子。我们这里的乡下,夏季简直让人活受罪,晚上压根睡不成囫囵觉。碧空无云中的骄阳肆虐了一天,呼吸的空气都是滚热的,泼了水的地面冒出来的全是蒸汽。

傍黑,家家户户就在屋子前场院里搭上门板,每人手中拿把芭蕉扇,一刻不停地使劲摇晃着。这就是南方最熟悉的乘凉景观了。小孩子睡眠多,总是很快在疲倦中进入梦乡,又在汗水淹渍和蚊虫叮咬下醒来,婴幼儿的哭叫声此起彼伏。于是,田间辛劳了一天的家长,还要替子女充当人工风扇。

我的童年,就是在祖母手中的那把破旧的蒲扇里,度过了一个个暑夜的。有时睁开眼,发现坐在枕旁的祖母,一边垂首打瞌睡,一边仍在给我扑腾着。小小年纪的我就在脑袋里暗想:要是能发明个自行转动的物件,把芭蕉扇捆绑上去就好了。这样,我就不再炽热了,祖母也能安生地休息了。迄今在此世界上,祖母无疑是给我扇扇子最多的人,但当梦想成真时,她老人家却早已离开了人间。

平生第一次看见电风扇,是在老家县城的供销社。一位高傲的营业员同志,身侧的收款箱子上,放置一台还会左右摇摆的电风扇。回家后,我迫不及待地向同村的小伙伴炫耀,说我这次进城可开眼界啦,竟然见到了个摇头晃脑的吹风宝贝。同伴们有的啧啧称奇,有的将信将疑,有的感到不可思议,并反驳道:能自转的电风扇咱们承认存在,但怎么可能来回摆头呢?一定是你在胡编乱造!冤枉急得我差点同他掐了起来。

破天荒听到“空调”这个名词,还是在30年前读中学。课堂上,物理老师说,美国总统的官邸四季恒温,因为装有尖端的科学设备——自动空气调节机,震得全班目瞪口呆。批判“四人帮”那会儿,我已穿上绿军装。声讨集会中,有人愤怒地揭发江青,说她特别奢侈腐败,房间里安装着进口机器,室温常年维持在25度。要知道,那时候我们连空调“长”得啥模样都没见过。

八十年代初我成家后不久,咬咬牙花了200元钱买了台落地扇,那可是咱几个月的工资吆,什么品牌记不清了,印象很深的是它满身都姓铁,底盘估计能有四五十斤重,一个人搬着它真的有些吃力。当地生产的一种“黄山”牌吊扇,标价120元,那时市场非常紧俏,要凭供应票才能购得到。我是托熟人走后门弄来一台,赶紧扛回农村孝敬父母。安装那天,家里就像办喜事一般,屋子里挤满了看热闹的乡亲们。接通电源享受着呼呼自来风,大伙儿开玩笑说:以后乘凉再不要去外面了,就到你家房梁底下。

小家庭头一次请进的空调,是冷暖两用的“春兰”牌挂壁式,时在九十年代第二个炎夏。但为了节省电费,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开启的,所以,使用寿命竟然达到了十个寒来暑往,及至换了两回宅第才与它依依惜别。再后来,客厅有了立柜“格力,卧室书房也有了温度调节设备,终于可以同当年的美国首脑比肩了。当然,传统的乘凉手段也实现了彻底的革命。

 

2009年仲夏之夜于合肥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9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