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怀念“小上海”  

2009-03-10 17:28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

 

   乡下老家的一些称谓很有意思,比方村里由四川迁来户亲眷,无论大人小孩,一律被喊做“小四川”;江苏女子婚嫁本地,从姑娘到婆婆,一直被呼为“小江苏”。时间长了,本名倒忘记了。其实,这里面多少有点对外籍群体的歧视或不恭。

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国家根据当时的环境背景和战略部署,曾经疏散过大城市的人口,邻村就接收了一家来自大上海的人,我们不管这些,自然就叫那家“小上海”啦。“小上海”家里有位真正的“小上海”,年龄同我差不多。

说起来,在我当年的小脑瓜里,对上海这个地域并不陌生。大伯父就居住在那个遥远的大都市,记得是杨浦区眉州路某个弄堂。因为祖母成天念叨她的长子和孙辈们,结果让我耳熟能详了。但能实现去上海及至拜望大伯父全家,却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了。眼前,咱还只能限于会会“小上海”。

第一次遇见“小上海”,是在春天放牛的坟岗地。那时我们多在十多岁左右。正值文革期间,赶上学校“停课闹革命”。小屁孩闹不了什么革命,就帮大人放牛吧。几十个娃娃,疯了般撒欢在希望的田野上。“小上海”来了,滋润的脸庞透着一股文静和秀气,怯生生地站在一边,冷冷地瞅着我们。

我努努嘴问起身旁的小伙伴,那个痴痴呆呆的小白脸是谁?小朋友不屑一顾地说:噢,他是新来的“小上海”。于是,我凑上前去对他说:你为啥不跟咱们一起玩?上海有这儿好玩吗?“小上海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接着又摇了摇头。我假装生气地厉声吼道:你小子是哑巴呀!结果吸引了四面涌来的同伴围观,古罗马斗兽场般起哄怂恿:“摔一跤!摔一跤!”农村的孩子野着呢。

当地有摔跤比力气的习俗,小时候的我乐此不疲,觉得那是男人间的勇敢较量。村里的二毛和大华,就是在一次次角逐中臣服于我的。大华是我的隔壁邻居,长我一岁,甚至比我高出了半截头,干活是块好料,可斗架不行。我俩曾在门前的场院上数度交手,基本都以他的惨败讨饶而告终。但发小间的关系却非常亲密。当下,我打算用同样的手段再来征服这厮“小上海”。

在同伴们此起彼伏的喊声中,我撸起了脏巴兮兮的衣袖,步步逼近了“小上海”。只听“小上海”嘴里嘀咕了一句:下下侬!阿拉不会。说着赶紧扒开人墙撒开脚丫就跑。身后留下了一大帮坏小子惊天动地的怪笑。此后,只要我们聚集游戏,“小上海”就孤雁般远远地眺望着,并随时做好逃逸的准备。俺心里清楚,那都是我造的孽呢。后来偶然听人说,“小上海”成份不好,家里弟妹一大堆,父亲久病卧床,生活相当艰难。

转眼夏天到了。生产队的社员们忙着收割麦子,孩子们就跟在后面拾麦穗,上交时论斤记工分,也算为集体和家庭做点贡献。大范围头一遭扫完了,剩下来时谁拾到归谁。母亲鼓励我一定要多拣些,这样就可以有白面馒头吃了,还能换来油条、麻花,诱惑力就更大了。那时真穷啊!

有一回,“小上海”也来了。挎着个硕大的柳条篮子,戴顶破烂不堪的旧毡帽,滑稽得有点像《林海雪原》中的小炉匠。不过,其时他身上少了件翻毛皮袄。田埂旁的“小上海”,一边认真地捡着麦穗,一边警觉地防范我。瞥见我弯下腰,他也低下头;当我直起身子,他也即刻站起来,还摆出了紧急撤退的架势。汗水同时滚落在两张稚嫩的脸颊。

一丝怜悯掠上我的心头:一个大城市的惯宝宝,怎么落到这等地步?都是穷人的孩子,刨口饭吃不容易。此时,我很想走过去,送他一瓢水喝;很想跟他发誓说,从今往后俺不再欺负你了,我们还可以做个好朋友。但我知道,他不会给我接近的机会,也不一定能信任咱。事实证明,他永远也没有给我过这个机会。

七十年代初,学校恢复了课程,我又到数十里外的地方读书去了。几年后,我回乡务农,不久又远赴东北当兵。一晃几十个秋冬过去了,再也没能见到他的影子。但我一直很内疚,至今仍然怀念那位不知姓名的“小上海”!

 

 

20083月上旬于合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6)| 评论(6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