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晒太阳  

2009-12-23 18:16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

 

今年的冬天来得有些陡,感觉也确实有点冷。持续了数周零下五、六度的低温,对于处在北纬31°、东经116°位置的这座城市来说,就算典型的寒气相当逼人了。

小区内的那颗白杨树,前一段还在风中恣意作着左右摇摆高兴翩跹状,这两天则不见了守候到最后的几片绿叶,挺着光秃秃的枝干,黯然落寞地兀立于凛凛的旷地。

每年这样的季节,天空就会变得格外清爽起来。一方面由于降霜的缘故,大气中的颗粒粉尘被洗涮净化下来;一方面由于政府的有效治理,环境污染也得到了逐步改善。

午后的阳光真好,晶莹如注般透过书房南墙的那面玻璃,径直泄到了书桌上、茶几上、地板上。尽管没有暖气或开启空调,屋子内仍然温温乎乎地和煦如春。

午间的时光很静。窗台上的那株兰草,疏朗高贵中散发着淡淡的雅香。盆里的泥土被太阳照射得窜出了些许热气,丝丝缕缕地环顾于花的周围,忽隐忽现,袅袅婷婷,弥漫着一派神秘的徜徉。

一只不知名的小飞虫,在案板的另一端跳着蹦着舞者蹈着。看着它快乐无忧的模样,我不忍心让它消失或将其逐出窗纱。外面的世界也许很精彩,但天寒地冻可能也很无奈耶。

记得小时候,家乡的冬天真冷。四面透风的茅屋,睡觉时要把头紧紧蒙住才行,要不然就把你冻得脑门铁青。席梦思和羽绒被是几十年后的产物,我们那会儿压根就没有垫絮。棉花金贵啊,从来仅供加工盖被的,哪里还有褥子之类。我十多岁时开始下榻的那张单人“床”,就是咱亲自动手用土坯垒起来的。底下塞满稻草,上面再铺上一顶破蚊帐,如此而已,直到我背井离乡。

不怕人笑话,20岁之前咱基本上没穿过袜子,因为缺钱舍不得买。再说啦,有时甚至连鞋子都穿不上,还穿什么袜子嘛。头一回看见城里人夏天穿袜子,我百思不得其解,岂不是太浪费太奢侈了?袜子在农村冬天也是稀罕物呢。棉帽也是断然买不起的,倒是见着上了年纪的人顶着那种可以翻卷的“老头帽”,放下来只露出两个洞眼和一张嘴巴,活似影视剧中劫匪们的蒙面行头。即使天再冷后生们也不会去戴那玩意儿。

小时候的脚后跟,每年都会生冻疮,耳朵也被冻成了卷葫芦干,遇热后奇痒难忍,还抓不得挠不得,要不然一旦破了就很难愈合了。比我大一岁的堂兄,就是因为脚上的冻疮严重溃烂,结果连白森森的骨头都能看得见,日后一瘸一拐了好长时间。

冬季的白天,家乡的屋内比室外还要冷。于是,晒太阳就成为当地一景。背风向阳的角落,就是人们晒太阳的理想去处和最佳选择。不过,我对“晒太阳”这个叫法不理解,以为晒衣服晒粮食可以,哪怕晒人晒牲畜也行,怎么会是“晒太阳”呢?难道谁还能把太阳搬出来晒晒不成?但没有人在意和理会一介乳臭未干黄口小子的傻冒问题。

不懂不通不要紧,不妨碍大伙儿“晒太阳”。晌午到了,懒洋洋的太阳公公准点斜挂在偏南的碧空,清晨的寒气已然退却了许多。但见三五一堆,十人一群的晒太阳队伍,参差排列在大墙下草垛边。大姑娘小媳妇手中一应做着女红,拉呱欢笑不绝于耳;大男人们客客气气地互相递着劣质香烟,满脸深沉地盘算闲聊着庄稼地里的收成;爷爷奶奶辈的则拢着袖子,半睡半醒地享受着暖暖的阳光。

这个冬天这个双休日的午后,我就是仰靠在书房的沙发上,放松身体放飞心境,独自认真地晒太阳!

 

原草于20091220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5)| 评论(7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