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钱学森的高尚  

2009-11-08 16:06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

 

关于钱学森的报道或作品确实不少了,可我还是忍不住,要再来整合一篇文章纪念他。钱学森在科学上的杰出贡献已尽人皆知,可我还特别敬仰他的高尚品德。

赤诚爱国。科学虽然没有国界,但科学家一定是有国籍的,就像每个人都有亲生母亲。一个背弃自己祖国的人,即使学术领域取得豪突的成就,也是个道义上的残疾儿。钱学森是位举世公认的大科学家,更是一位惓惓深情的海外赤子,他对祖国的热爱胜于自己的生命。“在美国期间,有人好几次问我存了保险金没有,我说一块美元也不存。因为我是中国人,根本不打算在美国住一辈子。”“我在美国前三四年是学习,后十几年是工作,所有这一切都在做准备,为了回到祖国后能为人民做点事。因为我是中国人。”此类朴实无华的言辞,发自这位炎黄子孙的肺腑。洋人的监狱可以囚禁他的身体,但却湮灭不了他的顽强意志;回家的道路虽然异常坎坷,但却阻止不了他的寻根步伐。因为他矢志不渝地坚信:“我的事业在中国,我的成就在中国,我的归宿在中国。”

凛然淡泊。钱学森无疑是位享誉海内外的雄英,温文儒雅,谦谦君子,且浑身正气淡泊明志。改革开放后,许多美国科学家和美籍华人学者邀请他去美国访问,并表示可以授予他美国工程院院士称号,每回都被钱学森断然拒绝。有一次接到美方邀请后,有关部委联合向中央请示,但钱学森却明确表示:“当年我离开美国,是被驱逐出境的,按美国法律规定,我是不能再去美国的。美国政府如果不公开给我平反,今生今世绝不再踏上美国国土。” 在“万元户”还是绝大多数人遥不可及的梦想时代,他已捐款几百万元。1994年,他获得“两何基金奖”,奖金100万港元;2001年,他又获得霍英东“科学成就终生奖”,奖金也是100万港元。两笔奖金的支票还没拿到手,他就让人代他捐给西部的沙漠治理事业。他说:“我姓钱,但我不爱钱。”他不仅“不爱钱”,也不爱“名誉”“地位”和“待遇”。名扬四海后,他坚持不题词、不为人写序、不参加鉴定会、不兼任所有顾问、不到外地开会、不出国考察;报刊上颂扬他的文章被打招呼“下不为例、到此为止”;单位要为他建房装潢他不同意,而作为可以享受国家领导人待遇的他,却五十年如一日住在老旧的楼房里,面积不足100平方米,直到溘然长逝。

拒绝做官。这应该也属最典型的淡泊名利,尤其身处具有几千年“官本位”传统的国度,更显难能可贵。而钱学森的“拒官”不是虚假客套,而是真心实意。早在 1947年秋天,他回国探亲期间,国民政府就通过胡适力邀钱学森担任北京大学校长,被他严词谢绝。37载后的1984年,中国科协一致推荐钱学森为下一届主席候选人,但钱学森本人坚决不同意。他甚至在会上发了脾气,和别人争得面红耳赤,决不退让,直至惊动中央领导出面做工作,甚至请出了他的小学老师邓颖超说项,他才却之不恭地勉强同意做了一届科协主席。按照钱学森的话,自己只是一名科技人员,那些“官”的待遇,他一样也不想要。他曾主动而坚辞的职务和头衔有:全国政协副主席,国防科委副主任,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,包括“火箭之父”“两弹元勋”等等。钱学森执著“拒官”的理由是:“我想集中余生有限的精力,从事学术研究,这是我的所长。我不是块‘当官’的料。” 其实,钱学森之所以放弃“做官”,是为了分秒必争、宁静治学,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探求科学真理的无限拼搏之中。在钱学森看来科学最重,名利最轻;祖国利益最重,自己得失最轻。这才是一位纯粹的科学家,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。这同那些跑官要官争官的人,同那些削尖脑袋谋取一官半职的人,形成了多么大的反差!

98岁的钱学森走了,带着他对祖国和人民的一往情深,带着他对中华民族复兴伟业的无限期冀。党和国家给了他崇高的评价及赞誉,亿万同胞也在心中给他筑起了一座巍峨的丰碑!

 

2009117于夜阑人静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2)| 评论(6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