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我是一个兵  

2008-07-31 17:29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

又是一个81日来到了!这原本是个普通的时间概念,因为1927年南昌城头那声正义的枪声,而赋予了她特殊的历史地位。即便这样,对现如今很多人来说,她也许仍是个寻常的日子。但对那些当过兵从过军的人来说,这无疑是个令人自豪、不可忘却的节日。本人即属于后者。

  30年前那个初春的傍晚,发自合京线水家湖站的一列闷罐车,满载着千名江淮弟子,风驰电掣般驶向北方。三天后,笔直的铁道线竟然被火车抽到了尽头,眼前就是波涛汹涌的黄海了,我们的目的地——辽宁旅顺口到了。生平第一次面对蜿蜒跌宕的群山,第一次面对浩瀚无垠的大海,一群十八九岁的新兵蛋子像放出笼的小鸟,撒开脚丫,欢呼雀跃。我还好奇地捧起了看似清澈的海水,仰起脖子认真尝了一口,谁料想又苦又咸又腥,差点没有呛出来,惹得一旁的老兵们大笑不止。

  严格的新兵训练开始了。首先你得学会走路、跑步、叠被子。日常这些区区小事,要想做好了谈何容易。光“队列条令”的种种要领就够你背的了:“起步走”的脚要“迈”出去;“正步走”的脚要“踢”出去;“跑步走”的脚要“跃”出去……还有步幅、步速、摆臂、握拳、挺胸、收腹之类的要求。白天练,晚上练;队列合练,单个教练。结果半个月不到,一双崭新的解放鞋就报废了。一个多月后,“路”走得总算有点模样了。可一个个累得趴在地上不想起来,有的人晚上说梦话还在“立正”“稍息”乱嘀咕。

  体力上的消耗对我们这些农村兵来说,还可以忍受得住。但恶劣的气候环境却让我们吃尽了苦头。三、四月份的辽东半岛,春寒料峭,天寒地冻,仍处于全年中最寒冷的季节,对我们这些来自江淮之间的准南方人来说,耐寒问题是个严峻的考验。

    那时,新兵用水全部是冷水。清晨的水舀到脸盆里,等你取来毛巾弯下腰来洗脸时,水面已结了一层“鸡皮冻”。再用刚洗过的手去开门,手就会冻沾在金属门把上,一使劲脱手皮肉就会被拉下来一块。有经验的老兵教我们,要稍微焐一下再松开手就没事儿了。

   “夏练三伏、冬练三九”是部队的老传统。队列训练时天气再冷也不得戴口罩和手套。一呼气眉毛上就能结霜;鼻毛冻得像刚买来的毛笔尖;两手一开始觉得疼,接着就发木,最后就硬了,没啥知觉了。我们那个新兵连一百多号人,一大半都被冻烂过手背和耳朵。

  三个多月的艰苦训练终于结束了。大家相望着刚发下来缀在衣帽上的红领章红五星,感到异常激动和兴奋,现在算是个真正的解放军战士了吧!下面等待我们的将是分配下连队了,这可是项极其保密的事。我是在乘上登陆艇经过近一天的颠簸摇荡、晕船呕吐之后,才知道被送到了远离大陆的一座孤岛上,而且一呆就是若干年。

  海岛的军营生活极其艰苦。中央军委曾明确规定:部队的生活水平只能略高于当地老百姓。辽东一带盛产高粱、玉米和土豆,极少稻米、麦面之类。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同当地老百姓一样吃粗粮。东北的高粱米籽粒饱满,光洁如玉,煮成饭看上去比一般籼米饭都要光鲜。但等你吃到嘴里往下咽时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味同嚼蜡般粗渣渣的一点不入口。后来,只要一进食堂闻到那股味道就反胃。

   不好吃也得硬吃,总不能成天饿着吧?人是铁饭是钢啊。土豆蛋当主食就更成问题了,一边嚼一边要喝开水往下送,噎得你眼水直滚,吃下去还烧心。我们这帮合肥“老母鸡”,自小把山芋吃伤吃够了,这下倒好,地瓜换成了马铃薯!

    当年北方冬季的蔬菜也特别单调,除了大萝卜,就是大白菜,而且还经常脱销断档。遇上雾季和台风,后勤补给船十天半个月也送不来东西,我们只能以盐代菜了。说到吃,我们都跟小孩子一样,盼着逢年过节加大餐,特别是春节和“八一节”:有鱼肉、有米饭、有包子上来啦!喜爱吃大米饭的我们都具有一餐四、五碗的水平。有一位姓杜的山东战友,曾有过一顿吃掉十六七个肉包子的记录,那可不是现在的小笼包噢!

  驻防远岛,除了怕吃当地的杂粮外,就是怕站夜班岗。辛苦了一天,小伙子们夜里有睡不完的觉。但不论是谁,不论何时,轮着你上岗了就得立马起来。我们班人少,两天就得轮一次,每班岗90分钟。严冬腊月,屋外寒风呼啸,大雪纷飞,热被窝里睡得正香,真怕枪托子在你屁股上乱捣:“快起来,换岗了!

    才开始去站岗胆子小,心里害怕得不行。哨位离营房很远,又是山间小道,夜间四周黑魆魆的。远处山坡上的一棵棵小松树,被风吹得一晃一晃的,好似有群人向你扑过来,吓得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我们就压上子弹,打开刺刀,端着枪猫着腰往前走,走几步还要回过头来看看身后有没人跟踪,简直活像电影《地道战》中的鬼子进村!后来想想连自己都觉着好笑。

  基层连队的生活苦归苦,但觉得很充实,上下级、战友间的关系也很融洽。整天忙忙乎乎,干劲十足,人也逐渐成熟起来了。不知不觉中6年过去了,又是一个春天,已任连队指导员的我奉命调离海岛,到大连市内的某部机关工作,其时离我脱下军装恰巧又是一个6年。说句心里话,虽然后6年的军旅生涯要比前6年舒服安逸得多,但我依然怀念新兵连和海岛上的火热生活。人啊,很多时候大概就是这么怪!

  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随着人民解放军百万大裁军的步伐,我转业回到了家乡,于是又成了经济执法战线上的一名新兵。但我将终生珍惜军人的荣誉、战友的情谊、青春的绚丽!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陈货新发,略打补丁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8年7月31日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1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