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梅雨归来  

2008-06-22 16:01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

 

  前段时间,去东北和内蒙公私兼顾地兜了一圈,昨夜才回到梅雨中的家乡合肥。

  由经北京中转的航班快到合肥上空时,坐在舷窗位置的我认真观察了一下天气:那叫乌云翻滚雷电交加雾霭茫茫。担心中我想起了方位测定仪——雷达。飞机穿过云海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时,我才深深地喘了一口粗气,真切地感谢现代科学的神奇和伟大。

  晕晕乎乎走下摆渡桥梯,机场出口处,司机小范师傅远远地向我招手示意,我才从远游的恍惚里回过神来,又一次客走他乡安全归来啦。机场外等候迎接我的还有一年一度的梅雨。

  地处江淮之间的合肥,每年都有梅雨的侵扰。车里是湿热的,街道是湿热的,空气是湿热的,晚风是湿热的,家里更是湿热的。

  洗完澡躺在湿热的蒲席上,我自然怀念起哈尔滨松花江畔的凉爽,吉林长白山天池边的积雪,内蒙古乌兰察布大草原的劲风……

  狂睡到第二天早晨九点多,我才不情愿地睁开疲惫的双眼。侧耳听着窗外淅沥的梅雨声,我又突发奇想:这厮霪雨要是洒在鄂尔多斯的沙漠上该多好!前几日,我还在为包头市区道路两旁干渴的树木而蹙眉着急,为准格尔附近的骆驼喝不到清水而心生怜悯呢。

  起床后打开手机,竟然有四条当地气象台发布的蓝色“暴雨警报”信息,梅雨季节的防汛工作又要摆上议事日程了。此后的一天,果然是闷热难耐雨点当头。

  我不喜欢江淮的梅雨。明代杰出的医学家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曾记载:“梅雨或作霉雨,言其沾衣及物,皆出黑霉也”。由此,我以为把“梅雨”称作“霉雨”更加确切。

  因为每年六月“入梅”之后,橱中的衣服会长霉,收藏的被子会长霉,箱里的皮鞋会长霉,就连书柜里的宝贝们也难以幸免。待到七月中下旬“出梅”,人们又要翻箱倒柜,家家户户门前窗外,都将晾着“晒霉”的物件,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。如此循环往复的折腾,怎能不令人厌烦。

  本来就是名符其实的“霉雨”,之所以又叫“梅雨”,是因为有的专家学者解释说,此时正值江南一带的梅子熟了,故称“梅雨”。俺对这种释义一直持怀疑态度,因为此时本地的杏子、李子、桃子等等果子都熟了,为何不叫“杏雨”“李雨”“桃雨”,而单单叫什么外地的“梅雨”!难道是想为倒霉的“霉”字赋上点“梅子”的美丽和温馨吗?只怕是江南人民未必情愿也。

  说来也许令人难以置信,我对梅雨天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。进入梅天虽然有一定的规律,但究竟是哪一天却并不是固定的。每当到了这个季节,一般都有气象部门的提醒,而我则不需要。因为每逢这样的天气,俺的血压就会自然升高,呼吸也比平时急促,蛰伏的脚气也会发作起来。一个多月后,这些毛病也随梅天的消失而消失。屡试不爽,准确无误。

  梅雨的云彩也让人压抑的很。整个天穹就像一口倒扣着的铅锅,浑浑沌沌,蒙蒙胧胧,阴阴沉沉。梅天的雨水,也是界于斜风细雨的春雨和暴风骤雨的夏雨之间,实在叫人热爱不起来振奋不起来。好似一个羞羞答答、吞吞吐吐、畏畏缩缩的男人!

 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土窝,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。梅雨之夜归来的我将面对梅雨之季,因为我毕竟还是一往情深地挚爱着自己的故乡;归来的梅雨还是要过去的,尽管它眷恋惠顾着江淮大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年6月于梅雨合肥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3)| 评论(3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