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在儿子婚礼上的内心独白  

2008-05-28 19:30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 

    

2008年5月16日,对于我们全家是个非比寻常的日子。25岁的独生儿子,与他相处多年的女友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,走上了他人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。由此,我也完成了我的人生最后三件大事之一。

还是在前几年单位“三讲”教育专题会上,本人在自身党性剖析时说到,我的人生还有最为重要的三件大事:其一,要让年迈的父母安度晚年,伺候他们百老归山;其二,教育帮助子女成家立业,做一个自食其力的社会人;其三,续写好自己的历史,在人生的跑道上安全着陆。不知我的发言走题了没有,但同仁们还是用热烈的掌声肯定了我的实话实说。

儿子的婚礼不算排场和气派,但也不失隆重和热闹。婚庆公司别出心裁,把儿子和儿媳不同时期的照片,从没扎牙齿的满月照直至结婚照,制成幻灯配上动漫,投到背景墙的屏幕上,引得众多亲友同事的哄堂大笑和由衷喝彩。

这边看着儿子一幅幅生动可爱稚气顽皮的小照,那边望着婚礼台上高大帅气的儿子和端庄秀丽的儿媳,我的脑海涌起了阵阵回忆的波澜,真的似电影分镜头一样,蒙太奇般不断闪回滚动着。

1983年春天,八斤重的儿子来到了人间。那会儿,我还远在千里之外的部队担任连队指导员。忙完春节战备值班,我才匆匆赶回了家。此时,儿子呱呱坠地已四十多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一次看到儿子粉嫩的小脸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激动。妻子在一旁泪眼婆娑地喃喃自语:爸爸回来了,爸爸回来啰!襁褓中的儿子半睁着黑豆似的小眼,忙着在啃他那藕节般的小手。恋恋不舍地归队后,我把儿子的百日照贴在宿舍的床头前,每晚夜深人静时就看着他的小脸而酣然入梦。

第二次见到儿子,已是来年春节。将近周岁的儿子已蹒跚学步牙牙学语。但儿子何时会叫第一声爸爸我已记不清了。据他妈妈说,儿子刚会说话时,只要看到大街上穿军装戴帽徽领章的人,都乱喊大叫“爸爸”。我知道,那是他经常看我戎装照而被熏陶的结果。

同天底下许多小朋友一样,儿子小时候也有很多趣闻逸事。杏子葡萄等分不清说不好,一概叫“好酸”,看到街边有卖李子杨梅的,就用小手一指说:“我要吃‘好酸’嘛!”裤衩说不好,叫“短袖裤”;不愿自己走路时吵着要大人抱,当你反问他“长腿是干什么的”时,他会认真思索一下说:“给你抱的呀。”令人忍俊不禁心生怜爱。

儿子四、五岁时胆子特小,与同年小朋友相比怯懦而害羞,甚至连滑滑梯荡秋千都不敢。有一次被小于他许多的一位邻家小妹妹追打得号啕大哭抱头鼠窜,邻居阿姨笑话他将来肯定怕老婆。我心想,他日后会不会怕老婆我管不着,但作为男人他必须得学会勇敢和坚强。

为此,我和他妈妈首先从让他敢滑滑梯开始。儿子喜欢吃雪糕、糖葫芦、牛肉干,我就拉着他上到滑梯顶端,他妈妈就在底下拿着好吃的东西吸引他。就这样,他仍然紧紧拉着我的手不敢放。我照着他的小屁股就是一巴掌,硬是把他打了下去。如此软硬兼施、威逼利诱,儿子终于突破了心理障碍,胆子日渐壮了起来。成年后的儿子骑摩托、驾汽车、玩蹦极、徒手攀岩、坐过山车,胆量远远超过了老爸我。

儿子六岁那年,我转业回地方工作。第二年秋天,他就每天坐在我的自行车后面去上小学了。那一年,我在一个基层单位任办公室主任。儿子下午放学,就在我的办公室看书写作业。记得他默写《咏鹅》那首古诗时,把“鹅”字写得太开,变成了“我鸟”,于是办公室的小朱阿姨就喊他“小我鸟”,并说你爸是“大我鸟”。

考虑到他放学在单位影响我及同事们的工作,一年级下半学期,我便试着让他自己乘公交车脖子上挂把钥匙回家。刚开始时几次,我偷偷跟在他身后,看着他上下车过马路。公交车太拥挤,只见他背着书包从大人们的裤裆里钻上车厢,下车时又拽着乘客们的衣襟跳下车门,看得我心酸不已痛在胸口。

儿子上小学时,学习成绩一直不错,令我感到欣慰和得意。上初二时,他的成绩突然急剧下降。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沉迷上了游戏机。放学去打,周日去打,甚至逃课去打。大人给他的零花钱、压岁钱,甚至买早点的钱,他都送到游戏室了,等我发现时已经有点晚了。

那段时期,我在一个上百人的基层行政单位任主管,工作千头万绪,忙得焦头烂额,还三天两头被儿子班主任喊去“训话”。晚上回家对他就免不了一顿暴打。每次看到他睡熟后眼角挂着的泪痕,我的心就会异样地颤抖和难受。后来,儿子勉勉强强地考上了高中。

头一次打儿子是在什么时间我实在不记得了,但最后那次打他我却记忆犹新。原因是已读高二的他竟然故态复萌。那天中午让我逮个正着,气得我七窍生烟,掐回家后不由分说拿起门后的扫帚就没头没脸地打将起来。一米八几的儿子用手紧紧抱着头蹲在地上,自始至终一声不吭,倒不时从胳臂弯里向我投来无奈、愧疚、仇恨等错综复杂的目光,但却没有一滴泪水。那是我平生打他最为狠毒的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望着地板上淋漓的点点鲜血,我的心仿佛也在淌血!

家父得知情况后严厉训导我:“你也是我的儿子,从小到大我这样打过你吗?古人说伸手不打过头子呀!可你儿子都比你高了一截呢。”我只好默默点头认错,没去跟老爷子争辩解释,但日后两位儿子倒也不离不弃,并信守了诺言。可悲的是儿子的爷爷、我的老父亲,最终没能看到他孙子的婚礼,要不然老人家该多么高兴啊!

儿子在外地上大学时,我前后去看了他两次,其中一次是因公出差路过。那次他重感冒发高烧,已在宿舍床上躺了好几天。我在他枕边放了几百块钱,叫他第二天去看医生。晚上归来的高速公路上我给他写了则短信:注意身体,老爸爱你!他当即回复:“一路当心,我也爱您!”此后,直至他毕业参加了工作,我们间类似的简短信息还有不少。但是,当两位大男人真正呆在一起时,却极少流露出儿女情长。

参加工作后的儿子比较省心,包括他的新房都是他自己一手设计、采买材料、四下找人装潢的;对家人也算尊重孝顺,尤其是对他母亲,我有时真的心生嫉妒呢。但属猪的他爱睡懒觉,一年到头总是由他妈妈左一遍右一遍、不厌其烦地充当闹铃喊他起床。不过,听到我的脚步声,他便会一骨碌爬起来。就在举行婚礼的当天,早上他仍然迟迟赖在被我戏称为猪窝的单人床上。

靠在儿子的卧室门前,我半开玩笑但也是郑重其事地对他说:从今往后妈妈不会再给你叫早了,因为有个女人会终生喊你的;爸爸也将不再管你了,因为你很快也要升格为爸爸的!

   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5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