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外甥二子  

2008-03-12 19:52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象 

 

 二子原不是人名,是个排行。过去家里兄弟姐妹多,随便起个乳名,算是代号,“二子”、“三子”叫起来方便。但时间久了,也就约定俗成成了人名。二子的真名叫杨静。

 二子不是我的亲外甥,是表姐的儿子。因为表姐是个孤儿,从小在我家长大,相濡以沫,视我为亲弟弟。所以,二子在我心中就不是一般的亲戚关系了。我有不少表外甥堂外甥,男男女女一长串,但二子与我走得最近也最亲。

 二子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,年龄比我小不了多少,基本可算是同代人。可四十多年如一日,我一直喊他二子。大名喊不来,总觉得别扭,甚至当着他爱人和儿子的面,也一口一个“二子”“二子”的。他本人感觉挺好的,以为既习惯又亲切。平时给我打电话,自报家门时一贯说“我是二子”。

 二子一直喊我“我舅”,从小到大,也几十年如一日。无论当着什么人的面,哪怕只有我们两人在场,他也是一口一声“我舅”“我舅”的。我听着既自然又温馨。平时我给他打电话,自报家门时一律自称“我是舅舅”。

 二子小的时候,虎头虎脑,十分乖巧,深得家人和我的喜爱。二子家离我家不远,也是我上学时的必经之地。表姐和表姐夫,一位是小学民办教师,一位是公社粮站会计,家境自然比我家强。于是,我小的时候经常到二子家蹭饭。每次去都能受到二子的热情欢迎,把家中所有好吃的东西拿出来款待“我舅”。

 二子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,给人一种至真至纯的印象。年少的他,在我的记忆中从不会撒谎,从不会做假。二子同我有说不完的话题,问不完的问题。上中学放暑假的我,有时去他家小住,帮着家里干点农活挑点井水。我走哪他到哪,如影随同,连上厕所他都在一边陪着我,整个一个小跟屁虫。且动物植物、自然景观、天文地理,无所不问。看着地上的鸡群,他问“我舅”:小鸡的颜色为什么有黑的白的花的?我就说这是动物的遗传基因确定的。看着门前的小溪,他问“我舅”:水为什么总是往下流呢?我就说这是地球引力在起作用。遇到“我舅”答不上来的问题,我就说等你长大就会懂了。晚上,睡在场院的露天凉床上,他会搂着我的脖子,望着夜空数着星星。我就一一给他指认牛郎、织女、北斗七星,直至他累了困了暂时闭上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。

 二子上初中那一年,我远走他乡入伍从军。临行前我们长谈了一次话,我让他好好学习,体恤父母;他要我安心服役,保重身体。接着我俩泪眼相视拥抱而别。三年后我回家探亲再见到二子时,他已经出落成一位一米八几的美男子。我得举着手臂才能慈爱地触摸到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。

 二子高中毕业后给我写信,要放弃顶替他父亲到粮食部门当工人的机会,把位置让给姐姐或弟弟,自己要去部队当兵。考虑到他决心已下,同时也不便干预他的家事,我表示赞成同意。等他如愿以偿到了部队后,我以老兵的身份给他写了一封长信,从新兵训练、站岗值勤、内务卫生、遵守纪律、大小工作、尊敬首长、团结同志等等方面,不厌其烦地写了一二十张纸,作为平信肯定超重了,我就用挂号信寄给了他。这是我一生中迄今为止写出的最长一封信。若干年后二子告诉我,他把信的内容全背了,甚至还给很多战友看过,认为简直就是一本当兵指南和教科书。说得我心花怒放好不得意!

 二子不负“舅”望,虽然那时部队提干很难,但他还是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和出色表现,被任命为士官。期间又在合肥娶妻生子,服役期满转业后被安排在一家国有大型商场工作。他从营业员开始,直至做上了业务员、楼层经理和部门主管。

 二子成年踏入社会后,为人非常谨慎低调,并保持了儿时的单纯和诚实。不善工于心计,不善言语表达。但待人极其恳切热心,对我则产生了几分敬畏。所有认识二子的人无不说他厚道本分。老家人找他购买商品打折的络绎不绝,为亲戚朋友安排工作岗位的不计其数。消息传至我的耳朵,因为担心他出问题犯错误,有一回我郑重其事地提醒告诫他:要量力而行,不要勉为其难。他挠着头皮嘿嘿一笑:“没有办法啊,我舅!”

 二子和我虽处同城,由于平时各忙各事,近几年来往并不频繁,但舅甥关系依然一往情深,不离不弃,相帮相助。他偶然有了两瓶好酒一条好烟,总是拿来孝敬“我舅”;单位发的领带皮带等纪念品也要拿来让“我舅”挑选。我有事打电话给他,他无论多忙,都会在第一时间内赶到。我私下曾感慨:有的人可托付一事,有的人可托付一时,但二子是个可托付一生之人!

 二子体质向来不错,没听说有啥大毛病,但不胜酒力,抽烟较凶,小家庭日子不算富裕,可也能过得去的。这个鼠年正月十三对他来讲,绝对是个黑色的夺命日子。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,那么出人意料!头天晚上,他还在家洗了个热水澡,然后同我的司机小范电话聊天,他俩也是无话不谈的铁哥们。一大早,他照常把儿子送到幼儿园,然后坐在爱人的电瓶车后一起去公司上班。半道上,他对爱人说了句“我头好晕”就昏了过去。外甥媳妇非常冷静地把车停下,然后拨通了“120”,十多分钟他就被送到了市内一家条件最好的医院。

 二子在省立医院抢救的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,我正在下属一个单位开会。我顿时脑袋一麻冲出会场,对着话筒吼道:“要不惜一切代价,全力抢救!”由于路上堵车,四十分钟后我才疯子般冲到那家医院。

 二子平静地躺在抢救室的病床上,脸色如常,俊朗安详,一如困了累了睡着了。呼吸机仍然插在喉管里,但是心跳检测仪的屏幕上已呈一条直线。我急急找到主治医生,哀求人家再想想办法。医生认真负责地告诉我:我们已经尽力了,他的脑血干出血,没有任何抢救的余地了。此后近三个小时,我一直用手把着二子的脉搏,时不时俯下身子听听他的心脏,一方面希望这是在做恶梦,一方面希望奇迹能够发生。但是二子再也没有睁开过他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。

 二子的后事是我亲自料理的。他年近70的父母已悲痛得死去活来,活来死去,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绝场景,石头人也会落泪。他的爱人已精神恍惚,口中反反复复念叨着:这怎么可能!这怎么可能!他的姐姐呼天抢地,已哭哑了嗓子哭肿了双眼。我的表姐已经几天滴水不沾,一直紧紧地抱着儿子前天晚上冲澡时换下的,还没来得及洗过的衣服,看着闻着吻着,见人便说:我的肉没了,我的肉没了呀!我端来一杯牛奶,强行要让表姐喝下去。她紧咬牙关,坚决拒绝。我厉声说道:您的孩子没了,您的肉没了,难道我就不难过吗?那是剜走了我心头的一块肉啊!表姐睁眼看看我,勉强喝了一口牛奶后又扭头哭开了。

 二子走了!他撇下了年幼的儿子、年青的妻子、年迈的爹娘,还有不再年轻的“我舅”。他把无限悲伤留给了他的亲人,留给了爱他的人。说来也巧,他同香港著名艺人沈殿霞是在同一天去世的。二子并非名人,我没能给他举办隆重的追悼追思会。二子遗体告别仪式上的大幅挽联是我亲手撰写的:

四十四载青春韶华永驻人间念二子

半个世纪品行高尚常向天堂悼杨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8年3月于合肥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6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