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象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物质或意识的颠覆(下)  

2008-12-13 17:41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大象

   

意识相对于物质,物质是第一性的,意识是第二性的;物质是意识的根源,意识是物质的产物,意识只能派生从属于物质。物质是永恒的,无始无终的,而意识则是物质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出现的,并不是从来就有的。这是个起码的原则或常识问题,至少像我这样接受过传统教育的人,会这么执著传统地认为和理解。要不然,咱不会在当年全国高教自考中名列三甲。有案可稽,不敢吹牛,姓甚名谁,准考证号码仍在,除非不长的历史文档也被改写颠覆。

     “意识是人脑的属性和机能”,这个定义是谁最先下的俺不清楚,只记得这是迄今为止所有唯物主义教科书中一成不变的铁律。但我觉得这个论断有点玄,人类只是生命里的一个种群,至多只是地球上的高级动物之一。此等小小寰球,不要说无边无际的宇宙,银河系里就有百万颗之多。你怎么知道别的地方、别的生命就没有意识?怎么知道人家就没有这种属性和机能。由此来看,这个公式早晚也得被颠覆。不过,我不是哲学家,根本不具备理论功底和专业水平来求证这个问题,只好侃侃意识本身的颠覆。

     第一次认识反革命分子是在30多年前,那一年我已在上初一,懵懵懂懂中也算有点自主意识了。中午放学,听同学们说公社刚从省城押来个反革命,还是个漂亮的女人哩。吃罢午饭,一帮好奇的小子们跑去看热闹。武装部的一间门洞里,一位三四十岁的白净女子,双手戴着镣铐,满脸流泪,低头抽泣,旁边肃立着两位身着黄军装的红卫兵。我突然心生怜悯,回去的路上一直在琢磨: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当反革命?奇巧不过的是,这个反革命就被遣送到我们村劳动改造。可惜的是,那时我一直住校在外,不敢也不可能接触这位反革命。农村民风淳朴,没人难为她歧视她。据说她非常聪明勤劳,自己担水种菜,闲暇时还为大人小孩缝衣绣花,妇女们尤其喜欢她。后来才打听到,原来她的父亲在美国,是帝国主义的走狗。我们家乡一直喊她“老反”,直至她落实政策平反回城,也没人问过她真正的姓名和住址。这对我的意识是个很大的颠覆。

     第二次零距离认识的反革命是我的表叔,他是我父亲的亲表弟。有点文化的他在文革中被人拉进了串联的队伍。有一次,他因为疏忽大意写错了最高指示,把“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”弄丢了俩字,变成了“千万忘记阶级斗争”。这还了得!让对方造反派抓住了把柄,不依不饶,结果被市革委会定成了现行反革命。好在表叔家三代贫农,没有任何历史问题,在当地一个叫螺丝岗的看守所里呆了三个月后被无罪释放。我同这位表叔的感情很好,小时候经常在他家玩,坚信他不是个坏人。“反革命”原来就因为两个字,这对我的少年脑体意识来说,不能不是个巨大的震动和颠覆。

     成年后遇到的意识颠覆就稀松平常了,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的30年。什么白猫黑猫姓社姓资;什么计划经济市场经济;什么中国太阳外国月亮;什么脑体倒挂分配错位;什么泥沙俱下多元异化。可以说,我们这一代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意识变革和几多颠覆。过去谁知道要打破大锅饭砸烂铁饭碗?现在真的就有下岗失业领取救助的;过去谁知道要跑官抢官争官?现在真的就有买官骗官卖官的;过去谁知道要欺上讨好谄媚,现在真的就有瞒下做秀受贿的;过去谁知道要造假玩虚弄权?现在真的就有数字游戏政绩工程统计水分。如此这般,也算得上了意识概念里的天翻地覆。

     国人曾以诚实守信而铮铮立于世界之林,但近年频发的一些事端却叫人大跌眼镜。前不久华南虎的假照咱就不提了,黑砖窑的缺德咱也忘记了,但毒从口入则不容讳言:从大米里我们认识了石蜡,从面粉里我们认识了硼灰,从豆芽里我们认识了尿素,从水果里我们认识了六六粉,从火腿里我们认识了敌敌畏,从咸鸭蛋里我们认识了苏丹红,从海鲜里我们认识了福尔马林,从木耳菊花里我们认识了明矾硫磺,从白酒里我们认识了工业乙醇,从豆腐里我们认识了医用石膏,从饭馆里我们认识了地沟油,从奶粉里我们认识了三聚氰胺。化学药剂在食品中的滥用,是对物质和意识、人类和生存的无良双重颠覆。

     国家干部曾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,但公务员的受众们目前未必这么看:忙碌的公仆在包间里,重要的工作在宴会里,官员的任免在交易里,工程的发包在暗箱里,该抓的工作在口号里,须办的急事在会议里,妥善的计划在柜子里,落实的举措在空话里,应刹的歪风在通知里,扶贫的干部在奥迪里,宝贵的人才在悼词里,优质的商品在广告里,破烂的危房在小学里,豪华的大楼在机关里,动听的词语在汇报里,辉煌的数字在总结里。我不相信以偏概全或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东西,要不然那些忠心耿耿报国忧民之士,包括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。但我真的担心老百姓的这种思维意识上的颠覆。

 

200812月中旬于合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0)| 评论(8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